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玄怪录·肆

洛衡有一个故事2020-09-02 06:45:10

七月十三·命案

宋城的中心,某处大宅,一间布置得精致华美的房间。

房间有桌,桌上有玉杯,杯中有美酒,一只白皙的手掣住酒杯,正要将艳红的酒液缓缓送到唇边。

砰的一声,房门突然被撞开了,一道黑烟窜入屋中,扎到桌前的地面上,化作一个伏在地上的黑色人形。

明明是盛夏,他却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上面缀满玄色鸟羽。

手的主人皱了皱眉,微微偏了下头,那房门如被无形之手推动一般,又关了上去。

“鸦羽,怎么了?”他冷冷地说道。

地上的人抬起头来,他有一张苍白的脸,五官还算英俊,只是那上唇稍显突出,令他的嘴巴看起来如鸟嘴一般:“主人,有修道者来了!”

那声音沙哑刺耳,却如砂轮在金属上刮擦般难听。

“主人”轻轻晃动手里的玉杯,淡淡说道:“没抓到?”

鸦羽眼中露出畏惧之色,急忙将身子又伏在地上:“若不是属下意外受伤,本应擒下那道人!”

茶杯停止了晃动。

意外?

他不喜欢意外。

“起来说。”

鸦羽如获大赦,连忙直起身来,急急说道:“属下今夜出巡时,发现一个极品灵胎,便想着去捉来,替灵柱添些丹火,却不曾想,那灵胎身上竟有护身法器,极是厉害,若不是小人躲得快,恐怕要被它斩成两截。”

他将衣服撩起,只见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从左肩一直斜穿到右腹,如同被一刀斜斜斩下!

“主人”扫了一眼,眉梢微微一动:“之后呢?”

“那道士刚好在这节骨眼儿上杀了过来,属下……属下便……”他突然变得结巴,头也低了下来,“逃了”这几个字,怎么都不敢说出口。

“主人”沉默。

汗从鸦羽的额角渗出,顺着脸颊流到下巴,然后滴到地上。

半晌,“主人”才缓缓说道:“让青瑶和山寅过来,现在。”

“是!”鸦羽沉声应道,躬身退出房间,合上房门,才发现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半刻也不敢耽搁,他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夜空中。

……

韦固正与那潘家小姐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正是情到浓时,韦固张开双臂,要去亲那樱桃小嘴,小姐却娇笑着躲了过去,反咬了他右腕一口——这一口可真狠,痛得他冷汗直冒,立马睁开眼睛来,却看到头顶白色的床幔。

原来是黄粱一梦。

韦固方才想起自己今晚是在好友家留宿,潘家小姐的事情早吹了,刚才只是个梦,可那手腕却还在痛,他抬到眼前一看,那三道红痕中的一道正在微微发亮,还透出淡青色的光芒。

他又惊又疑,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揉了半天,那光芒方自慢慢敛去,手腕也不怎么痛了,倒是晚饭时喝的酒劲上涌,喉中火烧火燎,他便翻起身来,想去找点水来喝,可脚一放下床,便踩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一时没注意,差点摔倒在地,待到站稳了一看,登时把他吓了个趔趄:地上竟横着个人!

韦固惊叫了一声,双腿一阵发软,一屁股坐到地上,连滚带爬地挪到门口,大声呼喊:“来人啊!来人啊!有贼!有贼啊!”

他扯着嗓子喊了好几声,却没有人应答。

四周静悄悄的,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只有惨白的月亮在天上冷冷地望着他,仿佛死鱼翻起的白眼。

韦固爬出房门,想挨个去敲门叫人,待到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庭院中央,才发现廊下的灯笼都泛着诡异的绿色,每一个房门都开着,黑洞洞的,似乎深不见底,随时会有恶鬼扑出一般!

庭院里弥漫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血腥气,他只觉得如堕冰窟,汗毛直竖,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被吓得一步都移不开去——直到响起一阵敲门声,有人在门外大声喝问:“谁在大喊大叫!出什么事了!”

韦固突然觉得双脚又有了力气,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口,拉下门闩,打开大门,一队官兵正站在门外,他一把抱住为首者的大腿,语无伦次地说道:“大大大大大人,有有有有有贼,进,进,进屋了……”

看起来像是队长的人回头向后边的卫兵使了个眼色:“你们三个,进去看看!”

卫兵们默默地点了点头,迅速地行动了起来。

“你,站在这里,不准乱跑,听到没有!”卫兵队长一脚把韦固踢开,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是,是,大人。”韦固头点得像鸡啄米一般,乖乖地站到门边,他此时已是心神大定,这队卫兵仿佛他的救星一般,就算是叫他把衣服脱下来跳个舞,想必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不知为何,韦固感觉自己的眼睛似乎出了点问题,看东西总有些模糊,尤其是看人的时候——比如,卫兵队长的耳朵似乎长得过分了些,再定睛一看,又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韦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暗自思忖,医书里说到恐能伤肾,瞳仁又为目之精所在,以前总觉得玄乎,现在一想,倒是很有道理。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那三名卫兵出来了,为首一人向队长禀报道:“报告队长,里面共找到一十三具尸体,均为新死,无一活口!”

队长脸色一沉,大手一挥:“把这个人抓起来,投进大牢,明日审判!”

韦固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两个卫兵迅速上前,一左一右地架住了他,他才醒悟过来,连忙叫冤:“大人!大人!冤枉啊!小人手无缚鸡之力,绝无行凶可能……”

那队长根本没有理他,反而转了个身,背对着他,冷冷说道:“你们把他的嘴堵上,先带回去,我一个人在这看看,随后就到。”

一团白布堵住了韦固的嘴,两个卫兵的手如同铁钳一般,将他拖过了街角。

街道又恢复了寂静。

队长站在门口,转身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嘴角忽然向上挑了一挑,俯下身,右手直直插入地面,发出一声闷响,抽出时,手里已多了一柄两尺来长的石斧!

他想也不想,便将这斧头朝着长街中央掷了出去!

斧头旋转着向前,带出一阵尖锐风声,眨眼间就已到了两丈开外——幸好街上无人,若是有个人挡在前面,被开膛破肚怕是少不了的。

然而这斧头竟突然停了下来,在斧刃前端,一只纤细的手慢慢从空气中浮现……


未完待续



识别左边二维码即可关注本公众号,与你一同分享洛衡的想象世界^_^

声明:本文采用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邮箱liuyusenppn@163.com予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