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株洲县昭陵村深陷“砂困”之中,是什么让私挖滥采难以扼制?

株洲晚报2020-06-28 16:13:04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距离株洲城区60多公里的株洲县昭陵村,是一个有上千年历史的山清水秀的古村, 近几年却频频被“砂困”,砂场、 碎石场、砂石搅拌站纷纷建立,破坏了农田水利,污染了水塘和湘江,打破了村庄的宁静。 


事实上,昭陵“砂困”仅是株洲广大农村地区的一个缩影,在房地产升温、砂石价格高企的大背景下,合法来源的砂石难以满足株洲市场需要,违规的碎石场、洗砂场则在农村地区遍地开花。


2008年  江边砂场

占用了村里30多亩地 

公路河堤被严重破坏


“过去我们是一个风景如画的美丽乡村。” 昭陵村一位老人告诉记者。 


2008年,昭陵江边新建了一个砂场,从江中挖出的泥沙开始堆砌到村里。记者从株洲县水务局了解到,昭陵村并未属于禁采区,但采砂船必须远离河堤100 米远才能开采作业。 


然而,随着湘江中心砂石开采完,采砂船总会在夜晚靠近河堤采砂。昭陵村知情人刘鸣(化名)介绍,这对岸边铁路、公路、河堤造成严重的破坏,河堤还垮过,且夜间作业,噪音影响村民休息。 


昭陵村江边砂场一角


昨日,记者在江边砂场看到,堆砌的砂石绵延堆砌在村庄的湘江岸边。“2010年,江边砂场扩大生产,用挖机占用了我们深塘坡组30多亩地,还非法在铁路涵洞内安装运砂石履带运输。”刘鸣说,大型运输履带严重堵塞组里唯一排水口,一旦发大水,村庄很容易被淹没。


2016年  洗砂搅拌站

污水直排湘江,“水塘里鱼全死了”


随着这两年环保风暴来袭,株洲城区非法洗砂场几乎全部被拆除、取缔,非法洗砂厂逐步向监管相对较空缺的郊区和农村迁移。 


2016年,一家洗砂搅拌站建在了昭陵学校不远处,因为不具备环保设施,洗砂后的浑浊泥水直接排向农田和水塘,再排入湘江。村民张女士说,“水塘里鱼全死了,水也不能再灌溉。”


昭陵学校对面的搅拌站


张女士说,地下水也受到过污染,很长一段时间村民只能到一公里外的地方挑水喝。 


一位家长说,运输砂石的大货车超载、超速,且要经过学校附近的马路,孩子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我们在校门口设置了警示牌和减速带,没多久警示牌被拆掉了,校门口和居民聚集区的减速带则全部被压碎。” 


在过去两年,晚报曾两次报道过该洗砂搅拌站,但均未得到拆除取缔。 


今年4月份,株洲县国土部门回复村民投诉时称,已责令该洗砂场立即向相关部门申请环评手续,设立警示标志,并对沉淀池进行改造。 


昨日,株洲县国土局渌口所(分管渌口镇和南洲镇)负责人邹先生告诉记者,因执法权有限,这个搅拌站也让他们很头疼,5月16日他们对该洗砂搅拌站立案查处,责令停止施工。然而,5月22日记者走访发现,该搅拌站仍在继续施工。邹先生说,目前已在整理报告材料,如搅拌站还继续施工,将汇报县政府申请多个部门联合强制取缔。


2017年  碎石厂

周边居民“整天都不敢开窗”


近两年,碎石厂逐渐在株洲农村地区兴起。 


株洲县一名知情人介绍,湘江株洲县河段的沙子几乎被采光了,目前还能开采到一 些较大的石头,于是就出现了专门的碎石场。 


2017年12月,昭陵村出现了一家碎石厂,把石头打碎后洗砂变成沙子。 


昭陵村内的碎石场


5月22日,记者来到该碎石场,发现碎石场并没有开工,经过多方核实了解到,碎石场的机器坏了。 


碎石产生的扬尘使得周边的环境被破坏,村民张女士反映,“他们整天不敢开窗,家里到处都是灰。” 


刘鸣说,距离碎石场不远的昭陵学校,因为噪声太大,上课秩序也受到干扰。 


“2008年时,我记得昭陵的砂石价格才五六元一吨,如今涨到了110元每吨,涨了20倍。”一名村民称,一旦碎石场开工,人说话根本就听不见。 


110元已经是数月之前的价格。记者了解到,如今株洲砂石价格远不止此,且常常有价无市,砂石生意早已是公认的暴利行业。 


记者了解到,该碎石厂为株洲翰岩建材有限公司所有。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该公司营业范围为建筑用石加工、 销售;建材批发;混凝土的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株洲县国土局邹先生称,碎石场为潘矿昭陵转运站用地,为私人租用的建设用地, 原则上不需要经国土部门审核。 


昭陵村内的碎石场


记者从株洲县环保局了解到,该碎石场并未通过环评。 


对此,株洲县南洲镇打非治违办工作人员何先生告诉记者,“企业老板肆意妄为,我们多次约谈企业主要求其停产,均无效果,因执法权限有限我们只能向上级部门报告。”


新的非法砂石产业链


更让刘鸣烦恼的是,“盘踞村里多年的非法洗砂、碎石行为得不到遏制,如今村里又有新的碎石场在建设。” 


记者驱车前往昭陵村的路上,不时看见运输砂石的大货车驶出,路边看到了多个砂石搅拌站和洗砂场。 


为何私挖滥采现象难以扼制,非法采石场、 洗砂场难以拆除的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


株洲县国土局邹先生认为,因环保政策收紧,加上航电枢纽下游均为禁采区域,航电枢纽上游河道基本已没沙子了,昭陵村江边砂场堆砌的石头,到村里碎石场和洗砂搅拌站,可以理解为一个新的非法砂石产业链已经形成。 


产业链的延伸远不止此,在株洲县南洲镇往株洲城区的S211国道上,南洲大道段的路边和花坛上常常停满了超载的运砂大货车,因为在渌口镇有检查关口,运砂大货车会在南洲大道上等到晚上,然后途经渌水大桥旁及伏波大道进入株洲城区,发出刺耳的噪音, 让道路边的居民整晚难以入眠。


株洲晚报 记者 赵露  通讯员 张小季 报道



猜你喜欢

1. 新华桥上陪伴株洲人60多年的老樟树病了,迁or留?职能部门想听您的意见

2. 好好的一块坪,尚格置业又是开挖又是砍树,业主急了!

3. 他们利用“同名同姓”帮人在株洲、湘潭干这个事,结果被逮了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