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贤愚经白话:梨耆弥七子缘品第三十三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2018-11-16 11:30:51

摘要:经云:“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杀生罪业极重。《法句经》云:“一切皆惧死,莫不畏杖痛,恕己可为譬,勿杀勿刑杖。”众生最爱惜的是自己的生命。一个人以贪瞋之心,杀害一条生命。他如果没有能力脱离六道轮回,那么无量劫前所造的善恶业因,纵然过无量亿劫,遇到缘还是要受报。

因此杀生的异熟果报尤为严重:由杀生而转生于三恶趣中任何一处,都需感受长达一中劫苦,或相当于人寿二百亿年的痛苦。假若从三恶趣中解脱,则生于何处,自己都需要偿还五百次生命,并感受短命多病等厄运。

梨耆弥七子缘品第三十三

        【白话】

        这样的经法我(阿难从佛亲自)听闻,讲法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那时国王波斯匿有位大臣,名叫梨耆弥。家里非常富有,生了七个儿子,已经为前六个娶了妻子,只剩下第七个儿子,也该为他娶妻了。

        梨耆弥自己心里想着:“我已年迈体衰,只剩这一个儿子要给他娶媳妇,一定要选非常出众的。”那时有位与他亲密的婆罗门前来造访,于是便同他商议说:“现在我想为最小的儿子求婚,还不知向何处去求。你一直以来在各国间游历,现在想麻烦你替我四下寻求。如果发现有女子端庄贤明,且性情、命相适宜,称我儿子的心意,便可为他求娶。”

        婆罗门即刻答应了,便到处寻找,找到特叉尸利国,见到五百个少女,在一起行路游乐玩耍,摘采漂亮的花朵,用作妆饰,这个婆罗门便跟在她们后面观看。她们又往前走,要过一处浅水,那些女子都脱下皮革鞋子,其中独有一个女子没脱,穿着鞋子下到水中。

        又往前走,又碰到一条河,其他女子都用手掀起衣衫,方才下水,只有这一女子不掀起衣服下水。往前走到树林子里,那些女子各个上树采花,只有这个女子,自己不上树,向别人索要,也得了很多花。

        婆罗门就问这个女子:“我有小小疑惑,想问一问你。”这个女子回答说:“有什么问题就请问。”婆罗门说:“刚才那些女子下水前,都脱下鞋子,只有你没脱,是什么原因呢?”

        女子回答道:“你的疑问多么过分!之所以做鞋子就是用来保护脚的。在道路行走时,眼睛看得见荆棘瓦石,可以避开它们;而水下是隐蔽的,眼睛看不见,如果有棘刺或各种毒虫,就会伤害人脚,所以我不脱鞋。”

        婆罗门又问道:“为什么你穿着衣服下到河里?”女子答道:“女人的身体,形象有好有丑。掀起衣服下水,被别人看见,长得好也罢了,长得不好便被嘲笑,因为这样我没有掀衣服。”婆罗门又问:“是什么原因,唯独你不上树?”

        女子便回答道:“如要上树,树枝可能折断会危害人的身体,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不上树。”这女子便是波斯匿王的弟弟昙摩诃羡的女儿。昙摩诃羡过去因获罪而逃亡到这个国家,便在那里安家娶妻,生下了这个女子,名毗舍离。

        婆罗门听了这女子所说的话,知道她一定贤惠有才能,便问她道:“你父母在吗?”女子回答说在。于是便跟着到她家门口,请求与她父母相见。女子进屋对其父亲说:“门外有个婆罗门,想见父亲。”昙摩诃羡便出去同他相见。

        相互问讯后,婆罗门对他说:“刚才这个女子,是你的女儿吧?”答道:“是的。”“找了夫家吗?”答道:“没有。”婆罗门说:“舍卫国中有一大臣,叫梨耆弥,您认识他吧?”答道:“过去认识。”

婆罗门说:“这个梨耆弥,最小的儿子端正聪明,想与你的女儿结为夫妻,这样可以吗?”昙摩诃羡说:“他家是豪族种姓,本来就与之门当户对,如果他愿意求婚,情理上我不会拒绝。”得到他的许可后,便一起商定婚期。

        那时刚好有个同伴前往舍卫国,婆罗门便写下书信,陈述这件事情的经过,让他带与梨耆弥。长者得知情况后,便备办娉礼、车马,前来特叉尸利国。快要抵达时,先令使者前往。昙摩诃羡妥善恭敬地接待,便安排宾客宴会,把女儿许配他家。

        所有事情圆满后,就要回舍卫国了,那时这个女子的母亲在众人前嘱咐女儿说:“从今以后,要常穿好衣服,常吃可口的饭菜,天天照镜子,不要中断。”女子就跪在地上,奉受母亲的教导。

        梨耆弥听到后,暗自恼怒:“人生一世,苦乐没有定数,好的衣服饮食,怎么能恒常享用呢?常照镜子,这也不合道理。”虽然心中有这个念头,却不好开口责问她。客主相互辞别,于是便动身离开,大大小小的仆从伴侣,一同上路回国。

        在半路上有个客店,四面都有屋檐,极为清凉,那些先到的仆从便在客店里休息。儿媳妇后到,便对公公启请说:“这里不能住,赴紧到外面去。”公公不反对她的建议就来到露天处,侍从中有几个人却不肯出去。

        这时有些象马,因身体瘙痒,就用身子在廊柱上揩擦,房舍就倒塌下来,压死了屋下的人。梨耆弥心中想道:“我今天死里逃生,多亏了这个儿媳妇。”于是敬重感念她的心情,更加浓厚。又立即驾乘车马,上路回国。

        遇到一大水沟,草叶茂盛,水质清美。众人停下车马,在水沟旁驻留歇息。儿媳后到,便对他们说:“住在这里不好,快出来到高地上去。”大家便听她的话,远离水沟休息。片刻之间,阴云四起,雷声大作,大雨倾盆而下,大水充满山涧奔流而来。梨耆弥又暗想:“我们今日再度死里逃生,得以保全性命,全仗了这位儿媳。”

        又命令手下备好车马,上路前行。回到本国后,亲戚邻居都来庆贺问询。这位长者非常高兴,摆下酒宴一起吃喝娱乐,整整玩了一天。宾客告辞后,这位长者把各儿媳叫来,对她们说:“我现在年纪大了,对日常事务已感到厌倦,家宅器物,想托付他人管理。你们中有谁能为我管理仓库,掌管钥匙?”

        六个大儿媳妇都推脱说不行,只有第七个儿媳妇,自荐能胜任,于是长者就把各个仓库的钥匙都交给她。小儿媳受命后,勤劳谨慎不敢懈怠,每天早早起床,打扫庭院房间,饭菜做好后,先让公公婆婆和儿女们吃,再让奴婢僮仆吃。

        安排众人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然后自己才吃饭,常时如此。公公见她忠厚勤勉不同一般人,就对她不依从临行前母亲的嘱咐感到奇怪,便问她道:“你来的时候,被母亲教导说,穿好衣吃美食,天天照镜子。说的是什么意思?请你给我解释一下。”

        儿媳妇跪在地上,详细地回答事情因由:“我母亲嘱咐我穿好衣服,是让我爱护身上的衣着,经常保持干净整洁,偶然有客人见面,还是能够清洁漂亮。告诫我吃美食,不是指甘美的饭菜,而是让我吃晚一点,肚子饿了吃东西,好的差的都会很可口。

        至于所谓的明镜,不是指铜铁做的镜子,而是教导我要早早起床,屋里屋外精勤打扫收拾,令床铺整齐,务必让一切整洁干净。我母亲嘱咐我的,就是这些。”公公听了,知道她很有妙才,对她的信任恭敬,更甚于前。家中的各种东西,尽数委托给她,欢欢喜喜养尊处优,再无忧虑。

        那时有一群大雁飞到海岛上啄吃粳米,吃饱后,衔着稻穗飞过来,飞到王宫上时,稻穗刚好掉落在宫殿前面。众人看到后,就拿起来献给国王。国王见它奇妙,一定能够作药物用,便告令留下种植,不得丢弃散失。交给各位大臣,让他们分别种植。那时梨耆弥也得到一点儿,拿到家里,让他们去播种。儿媳妇拿过来,带领指挥奴仆,整理田地,在田里播下种子,长得分外茂盛,收获颇丰。其他人种的管理失调,都没有长出来。

        国王的夫人一天忽然得了重病,便召来众医会诊病因。其中有位医生说:“应该用海岛上的粳米,做饭给她吃,病才可以痊愈。”国王心里回想:“以前得到过梗米种子,吩咐给人去耕种,今天要找一找,看他们还有没有。”

        即刻召集众臣问道:“我先前令你们种的稻子,成熟了没有?现在急须粳米来疗治疾病。”各臣子纷纷陈述前因后果,有的说不能生长,有的说被老鼠吃掉了。梨耆弥回到家里,问道:“以前种的稻米有收获吗?现要把它献给国王,治疗夫人的疾病。”

        儿媳妇回答道:“家里有很多,如用来作药,不仅够一人使用,足够供给整个国家人用。”梨耆弥立即把粳米献给国王。马上用来做饭给夫人,夫人吃后病得痊愈,国王非常高兴,给他很多赏赐。

        那时特叉尸利国和舍卫国之间相互有矛盾仇怨,经常不和睦。特叉尸利国王想试探一下舍卫国有没有贤智之人,便派一位使者到舍卫国,送上是母子关系的两匹雌马,形状和毛色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差别,声称如果有人能够辨别母马子马的话,就实在太好了。

        结果国王和群臣都不能分别,那时梨耆弥从宫里回家,儿媳妇问道:“有什么事呢?”公公便把宫里看到的事情告诉她。儿媳妇说道:“这件事很简单,有什么值得担忧呢?只要拿一些上等的草料,令两马并头喂草给它们,其中是母马的会把草推让给子马,是子马的会拉过来吃。”

        梨耆弥立刻去告诉国王。王按他所说,拿草来试验,果然如他所说的方法,母马和子马被区别开来。便对使者说:“这匹是母马,那匹是它的小驹。”使者答道:“正如你回复的,没有差错。”国王非常高兴,加倍地封赏了梨耆弥。

        那个使者回到本国,详细地报告了事情经过。特叉尸利国王又派遣使者送来了两条蛇,粗细长短一模一样,声称如果有能分别其雌雄的人,也非常好。

        波斯匿王和他的群臣没有能识别的。梨耆弥就回去问儿媳:“这该怎么办?”儿媳告诉他:“用一段细棉布铺在地上,把这两条蛇放在布上。如果是雌的则安静安住着不动,如果是雄的则骚动不安。

        凭什么知道的呢?母之本性喜爱接触细滑之物,接触到柔软的东西就生贪,不想动了;男子性情刚毅,反而辗转不安。以此推断,便足以知道了。”长者听后,便去告诉国王。国王依照他的计策,马上来试验,果然如他所说,分别得清清楚楚。便告诉那个使者,哪条是雄的、哪条是雌的。使者立刻回复说:“你说的真实不虚!”国王非常高兴,赐给梨耆弥很多财宝。

        特叉尸利王又送来一根木头,足有一丈长,木的两端一样粗细,也没有枝节刀斧的痕迹。又对他说:“如果能识别这根树木的上下,也非常好,简直不可思议。”

        波斯匿王和各位大臣没有能分别的。梨耆弥又去问儿媳,儿媳答道:“这事简单。只须把那根木头放到水中,根部就会沉下去,树梢则会浮在上面。”长者听后,又去告诉国王。王依他所说,试了一下,果然如他说的,沉浮有别。

        便对那个使者说:“浮着的是树梢,沉下去的那头是根部。”使者回答说:“确实如你所说。”国王更加高兴,重重地赏赐梨耆弥。那使者回国后,详细地说了事情经过。其国王听后,心中非常信服,再次派遣使者,并献上珍宝,而对他说:“大王国内确实有贤达之人,从今以后两国应当和睦相处。”

        波斯匿王更加喜不自禁,召来梨耆弥问道:“近来发生的那些事,你是如何知道的?”梨耆弥说:“不是我所通晓的,是我儿媳的机智才辩啊。”国王听后,深感欣慰敬重,于是拜他的儿媳为王妹。

        没有多久,儿媳怀了孕,时日满后,生下三十二卵,每个卵中生出一个男孩,长相端正,身体强壮。年龄逐渐长大,勇猛强健无双,一人之力可抵千人,父母非常喜爱,举国敬畏。后来又为他们娶妻纳妇,全都是国中豪富贤智家的女子。

        这时毗舍离信心开解,把佛及众僧请到家里供养,佛为他们宣讲佛法,全家眷属均得须陀洹果,只有最小的儿子没有得道。一天他乘坐白象,想出城去游玩。城门外有道壕沟,又深又宽,壕沟上有座大木桥。此时这个少年刚走到桥洞口,那边又有辅相的儿子,乘车从外面进来,两人在桥中间碰到,都自恃自己豪放的个性,双方各不相让。

        毗舍离的儿子心中愤怒,便从象上低身向下,抓住辅相的儿子,连同他的车子,扔到壕沟中。他被摔得身体伤破,每个关节都疼痛不已,哭喊着回家,对他的父亲说:“毗舍离的儿子无故毁辱我,弄伤了我的身体,让我痛苦成这样子。”

        他的父亲听后非常恼恨,安慰他的儿子说:“那人力气大,又是国王的亲戚,很难与他争胜,得想个密计来报这个仇。”便用七宝制做了三十二支马鞭,用上好纯钢作的刀存放在鞭内,三十二人每人送一支鞭,且对他们说:“你们年纪轻,喜欢玩耍,特意做了鞭子赠送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够收下,经常拿着。”众人兴高采烈地收下了。

        当时的国法,拜见国王的时候,按规矩不准带刀。于是这位辅相见他们收下鞭子并一直带在身边,便向国王进谗言诬陷他们:“毗舍离的三十二个儿子,年盛力壮,一人可敌千人,现在他们心怀不轨,想谋害国王。”国王虽然听了他的话,心里依然不信。

        辅相又对国王说:“这事经过调查一点不假,现有证据。他们都造了利刀,藏于马鞭中,由此看来,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国王即刻拿他们的鞭子来看,果然如他所说,国王便相信了,认为一定如此。便选了力士,藏在宫中,把毗舍离的儿子一一召进宫来,在宫里杀掉。然后再把三十二个人头装在一个盒子中,用绳子系好,封上印,送给他的王妹。

        就在这天,毗舍离请了佛及僧众到家中供养。见国王送来一盒东西,以为是带来供品,来帮助她成办此事,便想打开来看。世尊对她说:“暂且停止,不要打开,须等到吃过饭后。

        吃完饭后,佛便令她坐下,为她宣讲佛法:“此身无常,苦空无我,活着便有很多危难恐惧,不能长久存活,各种苦恼缠身,辛酸之事难以计量,恩爱别离,互相悲泣留恋,毫无意义地令身心受苦,于修道无益。 

        只有有智慧的人,才能理解这其中的关要。”这时毗舍离豁然醒悟,证得阿那含果,心中欢喜,合掌对世尊说:“请您慈悲,让我发四个愿。

        一是所有生病比丘,我都供给他们足够的汤药,并依照其病调理饮食;二是看护病人的比丘,我也供其食物;三是远道而来的比丘,我先供养他们;四是要远行的比丘,我为他们备办粮食花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些得病的比丘,如果没有汤药、好的饮食,他们的病就难以治好,或许会死去;

        看护病人的比丘,因没有食物,需要离开病人出去乞食,早晚不定,病人所需的东西,或许会出现差错,如果违背心意,病人就容易发怒,病就难以痊愈,因此,要施舍给他们食物;时常有从别处远道而来的比丘,初到一个新地方,没有熟人,如去乞食,或者碰上恶狗或者遇到坏人,或许会发怒,伤害、侮辱他们,因此要首先给他们食物;

 要出门远行的比丘,需要伴侣,因没有粮食路费,也许找不到同伴。而道远路险,又有很多毒蛇猛兽,假使他单独行路,恐怕会招致危难,我因为这个原因,要供给他们。”

        那时世尊听毗舍离请求这样四个愿望,就称赞道:“善哉善哉,如你所发的大愿,功德弘大,与供佛没有差别。”世尊便同僧众返回到祇洹精舍。

世尊离去后,毗舍离打开盒子一看,三十二个儿子的头都在盒子里。由于她的贪爱已断,不至于懊恼,只是这样心念:“痛哉太可悲,人有生就有死,不能长存(人世),在五道中奔波,为何这般痛苦!”

        三十二个儿媳妇家的亲戚族人,听到这件事后,满怀愤恨怒火,大家一起高呼:“大王无道,枉杀好人。”一起纠集兵马,准备为他们报仇。军众云集,团团围住王宫。这时国王非常恐惧害怕,退到佛的住处。众人知道后,便引领兵马围住祇桓精舍。

        那时阿难听说波斯匿王杀了毗舍离三十二个儿子,儿媳家亲戚族人要为他们报仇。便长跪合掌,对世尊说道:“是什么因果报应,她的三十二个儿子被国王杀掉了呢?”

        世尊告诉他说:“毗舍离的三十二子,不只是今日被王所杀,三十二个人同时死掉,(过去世也如此)。你现在好好听着,记在心间,我为你宣说。”

        阿难答:“好的。”佛便对阿难讲:“过去久远劫之前,这三十二人同是亲戚朋友,互相商量着,偷了别人一头牛。那时国中有一位老妇人,没有子孙,孤独穷困。这些小偷来到她的屋里,准备一道杀牛。老妇人很高兴,替他们准备了柴、水及煮肉用的器具。

        临当要下刀杀牛时,牛跪下来求生。众人杀意正盛,一定要杀掉它。牛便发了誓:‘你们今天杀了我,将来转世后,我不会放过你们,即使你们得了道,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立完誓后,便被他们杀了。大家烧水煮牛肉,一起抢着吃,老妇因此也吃得饱饱的,高兴地说:‘以往我招待的客人中,今天你们是最好的。’”

佛告诉阿难说:“那时的牛,就是今天的波斯匿王;那时偷牛的人,就是今天毗舍离的三十二个儿子;那时的老妇人,就是今天的毗舍离。因此而来的因果报应,五百世中,三十二人常被杀掉,直到今天。

        那时的老妇人,由于高兴相助的原因,五百世中,一直做他们的母亲,非常懊丧苦恼。现在正好值遇我出世,才获得了道果。”

        阿难合掌,又对佛说:“他们又修了什么福,这辈子豪贵富裕,勇猛强健?”佛告诉阿难:“是在过去迦叶佛的时候,有位老妇人,信仰敬重三宝。她家里非常富有,收集了种种香料,用油和在一起,准备去涂在佛塔上。在半路上,碰到三十二个人,便劝导他们:‘我准备用油涂佛塔,你们来一起帮忙,会得到福德,世世转生,都会长得端正力大。’

        这三十二人高高兴兴地一同去,涂完佛塔后,各自说了这样的话:‘因这位老母的缘故,让我们得以种下福业,愿我们不论生在何处都尊荣富贵,愿她常做我们的母亲,我们常做她的儿子,永不分离,见佛闻法,很快得到正果。’老妇人很高兴,便同意了。故从那时以来,五百世中,一直出生尊贵。那时的老妇人,就是今天的毗舍离;那时的三十二人,就是今天她的三十二个儿子。”

        这时那些军兵听了佛说的话,愤恨的心情便平息下来,大家纷纷说道:“大王施的惩罚,不是无端而为的,是这些人自己种下的恶果使他们遭受今天的报应。只因杀了一头牛,尚且有这种报应。波斯匿正是我们的君主,为什么要心怀恶念,准备危害他呢?”

        众人便放下武器,自行跪拜在国王面前,请求哀怜治罪。国王也松了一口气,不再追究他们的罪过。这时世尊以此为四众广说各种法要,善业应修,恶行应离,阐释辨别四谛妙法。闻法大众都得证道果。受持佛的教言,欢喜奉行。

附原经文:

梨耆弥七子缘品第三十三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波斯匿王。有一大臣。名梨耆弥。家居大富。生七男儿。为其妻娶。已至于六。残第七子。当为求妇。

        自思惟言。吾年衰迈。余唯一儿。为之纳室。要令殊胜。时此长者。有一亲厚婆罗门。来共相见。因议语曰。今我欲为小儿求婚。未能知处。卿自昔来。游行诸国。今欲烦君。为我推觅。若见有女端正贤智。性命相宜。适我子意。乃当求之。

        时婆罗门。即便然可。遍行觅到特叉尸利国。见有五百童女。群行游戏。采取好华。用作拂饰。此婆罗门。随逐观之。转复前行。当渡少水。诸女子辈。皆脱革屣。中有一女。独而不脱。革屣入水。

        转复前行。续更有河。众女褰衣。尔乃入水。唯此一女。独并衣入。前行林间。诸女各各上树采华。时此一女。自不上树。从他索之。得华甚多。

        时婆罗门。问此女言。我有小疑。欲得相问。其女答曰。有疑便问。婆罗门言。向者诸女。当入水时。尽脱革屣。汝独不脱。有何意故。

        时女答曰。汝疑何甚。所以作屣。正用护脚。陆地之事。眼有所见。荆棘瓦石。可得避之。水底隐匿。眼所不睹。傥有棘刺及诸毒虫。伤害人脚。是以不脱。

        时婆罗门。复更问言。以何事故。并衣入水。时女答言。女人之身。相有好恶。褰衣入水。为人所见。相好则可。不好嗤笑。以是事故。而不褰之。时婆罗门。复更问言。以何缘故。独不上树。

        女便答言。若当上树。树枝傥折。危害人身。以是事故。而不上耳。此女即是波斯匿王弟。昙摩诃羡女也。羡昔因罪逃奔彼国。便于彼土。安家纳娶。而生斯女。字毘舍离。

        时婆罗门。闻女所说。知必贤能。而问女言。汝父母在不。女答曰在。遂逐到门。求共相见。女入白父。外有婆罗门。欲见大人。时昙摩羡便出见之。

        问讯已竟。而语之言。向者女子。是君女不。答言是也。为有主未。答言未也。婆罗门言。舍卫国中。有一大臣。字梨耆弥。君识之不。答言旧识。

        婆罗门言。是梨耆弥。最下小儿端正聪明。欲求君女共为婚姻。可得尔不。昙摩诃羡言。彼是豪姓。本与匹偶。苟其欲得。情在无违。已蒙许可。便共克日。

        尔时有伴。往舍卫国。时婆罗门。即作书疏[龙藏为[跳-兆+(梳-木)]与梨耆弥。陈说事状。长者闻已。办具聘物车马骑乘。往特叉尸利国。渐近欲到。先遣使往。时昙摩诃羡善加敬待。即设宾会。以女妻之。

        诸事毕竟。当还舍卫。时此女母。于众人前。嘱其女言。自今已后。常着好衣。恒食美饭。日日照镜。莫令断绝。女即长跪。奉受教敕。

        梨耆弥闻。阴用为恨。人生一世。苦乐无定。好衣饮食。如何得常。恒照明镜。斯亦非理。虽有此念。难不问之。客主相辞。于是别去。大小徒侣进引归国。

        于道中间。有一客舍。四面垂轩。极为清凉。其先到者在下休息。儿妇后至。启白公言。此不可住。速出向外。公不违之。出向露处。左右数人。不肯出去。

        时有象马。身体瘙痒。以身揩柱。屋即崩坏。镇杀下人。时梨耆弥。作是念言。我今脱死由是儿妇。敬遇之心。倍益隆厚。即便驾乘。进路而归。

        到一大涧。草茂水美。众人息驾。侧涧而住。儿妇后到。便语之言。住此不快。速出岸上。即用其言。远涧休息。须臾之顷。便有云起。震雷降雨。滂沛而下。溢涧流来。时梨耆弥。复重念曰。吾等今日。再脱于死。由此儿妇。得全身命。

        复敕严驾。涉道进前。既达本国。中表亲里。悉来庆问。长者欣悦。即设供具。共相娱乐。终竟一日。宾客既罢。是时长者。召诸儿妇。而告之曰。吾今年高。厌众事务。家居器物。欲有付讬。卿等诸人。谁能为我知藏执钥。

        六大儿妇尽辞不堪。其第七者。自言能任。于时长者。以诸藏钥。悉以付之。既已受命。勤谨不懈。朝夕早起。洒扫堂舍。炊蒸已竟。先饭公姑及诸男女。后饭奴婢僮仆。

        使人各各分处赴趣作业。然后自食。以是为常。公见忠恪不与凡同。怪前母嘱而不用之。便问之曰。汝前来时。被母教敕。好衣美食。日照明镜。其事云何。卿可说之。

        儿妇长跪。具答事状。我母所约。着好衣者。体上大衣。教使爱护。恒令净洁。时间客会。可得鲜妙。所敕美食。非谓甘肥。教使晚饭。饥虚得食。粗细尽美。

        其明镜者。非铜铁镜。教令早起勤洒扫内外。整端床席。务令净洁。我母所嘱。其事如是。时公闻之。知有妙才。情存待遇。甚倍于前。家中众物。悉以委之。欢喜泰然。无复忧虑。

        时有群雁。飞入海渚。食噉粳米。食之既饱。衔穟翔来。当王宫上失堕殿前。诸人见之。取用奉王。王见奇好。必中作药。敕使留种。莫得弃散。付与诸臣各令植之。时梨耆弥亦得少许。持至于家。教令种之。儿妇奉取。驱率奴仆。调和佳田。于中下种。后生滋茂。大获子实。诸人种者。消息失度。悉皆不生。

        时王夫人。欻得笃疾。召问诸医治病所由。中有医言。当须海渚粳米作食。食之尔乃可瘥。王自忆念。昔得其种。付人垦植。今当推校为有为无。

        即召诸臣。而问之言。前敕种稻。为或熟不。今日急须用治困患。诸臣各各自说本末。或云不生。或云鼠噉。时梨耆弥归家问曰。前种稻米。为获实不。欲得与王治夫人疾。

        儿妇答言。家内丰多。若用作药。足周一国。不但济一人也。时梨耆弥。即送与王。寻用作食。以与夫人。夫人食已。病得除愈。王甚欢喜。大与赏赐。

        时特叉尸利舍卫二国。共相嫌隙。常不和顺。时特叉尸利王。欲试舍卫有贤智不。遣一使者至舍卫国送牸马二匹。而是母子。形状毛色。一类无异。能别识者实为大善。

        王及群臣。不能分别。时梨耆弥。从宫归家。儿妇问言。有何消息。公即答言。如向所见。儿妇白言。此事易知。何足为忧。但取好草。并头而与。其是母者。推草与之。其是子者。抴博食之。

        时梨耆弥寻往白王。王如其语。以草试之。果如其策。母子区别。即语使者。斯是马母。彼是其驹。时使答言。审如来语。无有差错。王大欢喜。倍加爵赏。

        时彼来使。还归本国。具白诸理。时特叉尸利王。便遣使送二蛇。粗细长短相似如一。能别雌雄者。斯亦大善。

        波斯匿王。及诸群臣。无能识者。时梨耆弥。归问儿妇。此复云何。儿妇答言。以一端细氎。敷置于地。取此二蛇。用着氎上。若是雌者。静然不动。其是雄者。搔扰不宁。

        何以知之。女之为性。爱着细滑。得软生染。不欲动摇。男子性刚。转侧不安。以此推之。可足知矣。长者闻已。即往白王。王从其计。寻时试之。果如所言。了了识别。告彼使曰。是雄是雌。使寻报曰。审尔不虚。王甚庆悦。大赐财宝。

        时彼国王。复送一木。长满一丈。根杪正等。无有节目刀斧之迹。而语之曰。若能别识此木上下。亦大快善。甚不可量。

        王及诸臣。无能识者。时梨耆弥。复问儿妇。儿妇答言。此事易耳。但取其木。用着水中。根自沉没。头浮在上。长者闻已。复往白王。王用其语。而便试之。果如其计。沉浮各殊。

        语彼使言。浮者是头。沉处是根。时使答言。信如所论。王益欢喜。重与赏赐。彼使还国。具白因缘。其王闻之。心用信伏。更遣使命。兼献珍宝。因复语曰。大王国中。实有贤达。自今以后。当修义好。

        波斯匿王。情倍踊跃。召梨耆弥。而问之曰。顷来诸事。卿何由知。梨耆弥言。非臣所达。是臣儿妇之智辩耳。国王闻已。深加欣敬。拜其儿妇。用为王妹。

        复经少时。儿妇怀妊。日月已满。生三十二卵。其一卵中。出一男儿。形体颜貌。端严挺特。年遂长大。勇健无双。一人之力。敌于千夫。父母敬念。合国敬畏。后为纳娶。各已备毕。纯是国中豪贤之女。

        时毗舍离。信心开解。请佛及僧于舍供养。佛为说法。合家眷属。得须陀洹。唯末小儿。末获道迹。时乘白象。欲出游戏。门外有堑。既深且广。于其壍上。有大木桥。时此少年。适到桥宕。尔时复有辅相之子乘车外来。桥中相逢。各恃豪性。不相开避。

        毗舍离儿。便怀瞋恚。就于象上。低身下向。捉辅相子并其车乘。掷置壍中。身体伤破。百节皆疼。啼哭而归。白其父言。毗舍离儿。横见毁辱。伤我身体。苦痛若斯。

        其父闻之。甚用懊恼。恤其子言。彼人力壮。又是国亲。难与争胜。当思密计以报此怨。即以七宝。合为马鞭三十二枚。用好纯刚。作刀著中。三十二人。各遗一枚。而语之言。汝等年少。体性自嬉。故作此鞭。而用相赠。幸可纳之。恒捉在手。诸人欢庆。便为受之。

        是时国法。见王之时。礼不带刀。于是辅相。已见纳受而常秉执。便向国王。深谮谗之。云毗舍离。三十二人。年盛力壮。一人敌千。今怀异计。谋欲害王。王虽闻之。情犹未信。

        复更白王。事审不虚。现有证验。各作利刀。置马鞭中。以此推之。事足明矣。王即索看。果如所言。王意便信。谓必为然。选择力士。安在宫内。一一召唤。于里杀之。以三十二头。盛著一函。系缚封印。送与其妹。

        当于是日。其毗舍离。请佛及僧。就家供养。见王送函。谓为致供。来相助办。便欲开看。世尊告曰。且住勿解。须待食竟。食饮已讫。便命令坐。为其说法。此身无常苦空无我。生多危惧。不得久立。众恼缠缚。辛酸难计。恩爱别离。互相悲恋。唐困身识。于道无益。

        唯有智者。能解此要。时毗舍离。霍然情悟。得阿那含道。欢喜合掌。白世尊言。唯垂矜愍。见赐四愿。

        一者诸病比丘。给足汤药。随病饮食。二者看病比丘。亦给其食。三者远来比丘。先供养之。四者远行比丘。给办粮饷。所以者何。诸病比丘。由无汤药好饮食故。其病难瘥。或复没命。

        瞻病比丘。由无食故。当舍乞食。早晚无时。病人所须。或能差错。违心恚怒。病则难愈。以是之故。当施其食。时有他方远来比丘。初到异土。未有知识。若行乞食。或值恶狗。或逢弊人。傥能瞋恚。伤损毁辱。以是之故。当先与食。远去比丘。当须伴侣。由无粮饷。或不逮伴。道路遐险。多诸毒兽。设当独涉或致危难。我以是故。当供给之。

        尔时世尊闻毗舍离求此四愿。赞言。善哉善哉。如汝所愿。其德弘大。供佛无异。即与众僧。还到祇洹。世尊去后。开函视之。三十二头。悉在函内。由爱断故。不至懊恼。但作是念。痛哉悲俟。人生有死。不得长存。驱驰五道。何苦乃尔。

        三十二儿。妇家亲族。闻此事理。极怀瞋恚。咸共唱言。大王无道。枉杀善人。共合兵马。欲为报仇。军众云集。围绕王宫。时王恐怖。退向佛所。诸人闻之。即引军马。往围祇洹。

        尔时阿难。闻波斯匿王。杀毗舍离三十二子。妇家宗党。欲为报仇。长跪合掌。白世尊言。有何因缘。三十二儿。为王所杀。世尊告曰。毗舍离子。三十二人。不但今日为王所杀。三十二人一时顿死。汝今善听。持之在心。当为汝说。

        阿难曰诺。佛告阿难。乃往过去久远世时。此三十二人。共为亲友。相与言议。盗他一牛。彼时国中。有一老母。无有子息。单穷困厄。时诸偷儿。往诣其舍。欲共杀牛。老母欢喜。为办薪水煮熟之具。

        临当下刀时牛跪乞命。诸人意盛。必欲杀之。牛便设誓。汝今杀我。将来之世。我不置汝。正使得道。犹不相放。立誓已竟。便为所杀。诸人烧煮。竞共噉之。老母因次。亦得饱满。欣悦而言。由来安客。今日最善。

        佛告阿难。尔时牛者。今波斯匿王是。尔时盗牛人者。今毗舍离三十二子是。尔时老母者。今毗舍离是。由此果报。五百世中。常为所杀。乃至于今。彼时老母。由助喜故。五百世中。常为作母。极为懊恼。今值我时。始获道证。

        阿难合掌。重白佛言。复修何福。豪富猛健。佛告阿难。乃往过去迦叶佛时。有一老母。信敬三宝。其家大富。合集众香。以油和之。欲往涂塔。于其中路。逢三十二人。因而劝之。我欲以油涂塔。可相助佐。当得福德。世世所生。端正多力。

        时三十二人。欢喜共去。涂塔已竟。各作是言。由是老母故。令我等得种于福业。愿所生处。尊荣富贵。恒为我母。我等为子。常莫相离。见佛闻法。疾得道果。老母喜悦。便许可之。从是以来。五百世中。恒生尊贵。尔时老母。今毗舍离是。尔时三十二人。今三十二子是。

        时诸军众。闻佛所说。恚心便息。而作是言。大王所刑。非造为之。此人自种。今受其报。由杀一牛。犹尚如是。波斯匿王。是我曹主。云何怀恶。而欲危害。

        即除器仗。自投王前。求哀请过。王亦释然。不问其罪。尔时世尊因为四众。广说诸法。善业应修。恶行应离。敷演分别四谛妙法。众会闻者皆得道证。受持佛教。欢喜奉行。(20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