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大魔头”张献忠超万件宝物出水, “江口沉银传”说被考古证实, 他为什么江口沉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神话故事与传说2018-10-17 07:15:49

摘要
 


3月20日下午,四川省政府新闻办在彭山举行“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阶段性工作新闻通气会。经过两个多月水下考古,现场出水文物超过10000件。江口遗址出水文物丰富程度、级别之高以及种类之全面,属全国罕见。

出水的这批文物,在以实物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的同时,还犹如打开了一部了解明代历史的百科全书,必将推动明代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财政、生活史,尤其是四川明清史和移民史的研究。



工作人员在岷江河道中的考古现场进行发掘清理。


“屠夫”这个人


“屠夫”即张献忠,绰号黄虎,又称八大王,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三百多年前的明朝末年,张献忠和李自成一起,曾经被视作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农民起义领袖。其实,张献忠的资历比李自成还老。明末农民军分为13家,张献忠乃是与高迎祥平起平坐的13家领导人之一,李自成则只是高迎祥的部将。《明史》称:“献忠始与高迎祥并起作贼,自成乃迎祥偏裨,不敢与献忠并。”

 

不过,李自成更能审时度势,更能顺应民心,因而很快后来居上,发展势头超过了张献忠。1644年,当李自成向北京进军并最终逼得崇祯上吊自杀时,张献忠率部从湖北转战四川。1644年8月,张献忠占领成都,3个月后,他在成都称帝,建号大西。

 

然而,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很快就走到了末路,并直接导致了那笔巨额财富沉入滚滚岷江。

 

原来,张献忠残暴好杀。他的这一招让川人群情震骇,人人自危,但结果却适得其反。各地军民的反抗,反过来又加深了张献忠的愤怒和仇恨,下一次的屠杀也就变本加厉,而变本加厉的屠杀,必然刺激军民更强烈的反抗。毕生崇尚丛林法则的张献忠就落入了这种恶性循环的怪圈不可自拔。



八大王的财富有多少


张献忠为自己预留了一条后路,那就是带领极少数亲信,把历年所积的财富运出四川,到两湖或江南一带隐姓埋名做个大富豪。

 


张献忠要出川,有两条路可选,其一是北上的陆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蜀道。但这条路崎岖险峻,又有李自成部将占据保宁一带,并且大量金银十分笨重,不便运输;是故,南下的水路才是最佳选择。

 

但是,张献忠在江口遭遇了一块啃不动的硬骨头,这块硬骨头就是杨展。起初,张献忠派出一支先头部队沿江南下,杨展在江口设伏,大败张部,张部大批舟船被烧毁。张献忠闻讯,极为惊惧,亲领主力部队十余万人,携带着从湖北到四川搜刮的巨量金银财宝顺流而下,与杨展决战。

 

杨展又一次成功地运用火攻。他把军队分为左右两翼,另派一些轻便小船携带易燃物品驶向张献忠船队,是时江风大作,小船很快引燃了张献忠的大船。由于岷江河道狭窄,张献忠的大船前后上千只首尾相衔,无法骤退,加上杨展部又从两岸用枪铳击打,张献忠的这支庞大船队,几乎被烧得一干二净,“所掠金玉珠宝,及银鞘数千百,悉沉水底”。

 

张献忠率残部败回成都,他只得改走川北陆路。剩余的金银不便携带,为此,他招集大批工匠,在锦江上修筑了一条大堤,使得锦江断流。在断流的河道内,他下令挖了一些几丈深的洞穴,“将所余蜀府金银铸饼及瑶宝等物”沉入洞中并盖上土石。尔后,扒开大堤,锦江复流。如此一来,大量金银财宝都沉入江中。

 

也就是说,不仅江口有张献忠沉银,成都的锦江,也有张献忠沉银。只是,江口沉银地点大体确切,锦江沉银却渺不可知。

 

张献忠的财富到底有多少?史书上的记载都是只言片语的模糊之词,比如《明史》说他沉入锦江的财富“金宝亿万计”。《蜀难纪实》记载他沉入岷江的财富:“累亿万,载盈百艘。”

 

那么张献忠的财富从哪里来?考诸史料,发现有三个来源,其一是他攻城略地后从明政府的国库或是明朝藩王手里获取的,其二是从他占领的地盘上征收的,其三是从民间搜刮抢夺的。

 


三个来源中,最大的来源应该是第三个。原因在于:明末政府非常穷困,财政到了难以为继的崩溃局面,各地国库里都没有多少银子。明朝藩王相对富有,但毕竟藩王数量有限(被张献忠俘虏并处死的藩王有三个,即襄王、楚王、瑞王,因张献忠兵临城下而自尽的藩王有一个,即封于成都的蜀王);至于从所占地盘上征税,张献忠除了在据川的不到两年时间内,“国土”面积相对较大(但也只是相对而已,其“威令所行,不过近省州、县,号令不千里矣”),其它时候不过是冲州撞府、狼奔豕突的流寇,即便想坐地征税,也没有多少税可征。

 

另外,张献忠敛财手段之狠毒之贪婪也非其它农民军首领可比。据《蜀碧》载,张献忠规定不得私藏金银,藏一两的,杀全家;藏十两的,生剥其皮。又鼓励告密,凡是告密并坐实的,就把被告者的妻妾和马匹赏给告密者。“于是豪奴悍婢,争讼其主焉。”有人暗存侥幸,把银两藏在井中或是暗室,被查出后,“亦按连坐法”。如此恐怖的高压之下,海量的财富都源源不断地汇集到张献忠私囊中。


盘点寻宝往事


“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这是流传在江口镇的一首民谣,据说它是破解张献忠沉银的密码。比较巧合的是,在江口附近,真有石牛山和石鼓山。不过,类似的民谣,在四川许多地方都有流传,它的中心指向都是一样:历史上,某个著名人物,曾在这里埋了一批宝藏,如果破译了这首民谣,也就找到了藏宝之地。比如我的老家川南富顺,据说就藏有明朝建文皇帝的宝藏,而且也有大同小异的民谣。究其实质,当然是民间的无稽之谈。

 

但江口沉银不同,它既确确实实地记载于各种笔记史乘中,又且三百多年来,不断从江中有所发现。

 

第一个从江口沉银中获利的是张献忠视作仇讎的杨展,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正是杨展制造了江口沉银。如果不是杨展的成功伏击,张献忠的船队也许真的顺流而下直入长江并抵达他梦想的杏花春雨的江南。

 

杨展击败张献忠后,从江中打捞出大量金银充当军费,并一跃而为诸路明军中最富有的一支。由此亦可证明,张献忠财富之巨。杨展的手下费密记录了获得张献忠沉银的经过:杨展虽大获全胜,却不知道张献忠竟带了如此之多的金银,后来听说渔民从江中打捞出不少东西,方才恍然大悟。

 

等到和江口沉银有关的记载再次出现时,距那场杀声震天的大战已有一个半世纪。据《彭山县志》载,乾隆五十九年(也就是1794年)冬天,有渔民在江口河段打捞出刀鞘一具,这刀鞘辗转报到了总督孙士毅那里,孙派员到江口打捞了几天,收获不菲:“获银万两并珠宝玉器等物。”

 

半个世纪后,正值太平天国起事,清政府财政拮据,入不敷出。一个叫陈泰初的官员向咸丰出主意,说他曾亲眼见到彭山一带的居民从岷江中打捞出张献忠的沉银,“其色黑暗”,“查出归官,尚存藩库,有案可核”。咸丰怦然心动,令成都将军裕瑞“悉心查访,博采舆论,若知其处,设法捞掘”。不过,裕瑞一无所获。

 

如前所述,除了江口沉银,锦江沉银也是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上世纪30年代,一些川军将领组建了锦江淘金公司,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寻找张献忠沉银。当时,这家公司拥有一张传说是张献忠藏宝的地图,淘金公司按图索骥,认定藏宝之地就在望江楼下游一带。上百人折腾了将近一年后,竟然真的从江心挖出一头石牛和一个石鼓,“石牛对石鼓”的民谣验证了,张献忠沉银似乎触手可及。可惜,最终的结局是,这家公司惟一的业绩就是挖到了几箩筐根本不值钱的铜钱。

 

就在人们真正将江口沉银遗忘,或是把它当作不可采信的民间故事时,从上世纪90年代伊始,江口沉银却不时露出神秘的蛛丝马迹。究其因,一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上游不断修筑大坝,江口一带的岷江河道已不再像从前那样江阔水深;二是现代化的机械在此作业,挖掘范围更广更深。

 

2005年4月20日,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岷江江心施工,张献忠沉银在沉睡了360年后,终于惊鸿再现:在地下2米多深处,挖掘机挖出一段木头,木头里,次第滚落出7枚银锭,其中一枚银锭上,刻有“大西眉州征完元年分半征粮银五十两一定银匠右闵季”的字样。大西,不就是张献忠的短命政权吗?

 

2011年,江口河道清淤,挖掘机在2005年挖出银锭的附近又有收获。这次发现的是一页金封册,一枚刻有“西王赏功”的金币,以及一些碎银。这页金册长12厘米,宽10厘米,重730克,上刻“维大西大顺二年岁在乙酉五月朔日壬午”和“皇帝制曰朕监于成典中官九御”。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挖掘出来的物品中,有不少银制的耳环和耳钉,这些只能是民用的银饰品,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张献忠的财富大量来自于对普通百姓的巧取豪夺。



作为那个兵荒马乱年代的遗存,这些在江水中沉睡了370年的银锭,它们既是那些面目模糊的生民百姓惨痛命运的见证,也是可资研究、可资唤醒尘封记忆的珍贵文物。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一问三不知”是哪三不知?来看你不知道的趣味历史!


揭秘:“九重天”是指的哪九重?


古代女人的三次“吃醋”,竟然改变了中国历史


神话故事与传说

神话故事 | 妖魔鬼怪|奇闻异事


这里除了有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等耳熟能详的传统神话,还有许多你所不知道的上古神话、上古神器、上古神兽、妖魔鬼怪、未解之谜、历史揭秘等。

ID:fuxiqin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