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手术

投稿客2020-07-30 15:25:08

2016年2月29号,我住院了。

起因是我不自量力的认为自己可以驾驭一个没有保护罩的手持砂轮机,更没想到的是这砂轮机是坏的。于是在我按下开关的一刻,砂轮片碎裂飞溅出来。

我来回想一下,爆裂声响起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柄并关掉了开关,我知道如果脱手很可能不知道要飞旋到什么地方,也许直接就命中面门。也就一两秒钟的事吧,我松开手,拔了电。然后看见白森森的右手中指的骨头露了出来,手指的末端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歪曲着。没有多少血,也并不是很疼。只是麻,酥麻感在整个右手。

一阵眩晕,讲真我过去的人生从没经历过意外人身伤害,更没做过一次手术,当兵时打靶被枪托的后座力撞疼锁骨大概就是最严重的受伤。所以当时我很是难过了一把,脑子里甚至过了一遍缝针有多痛,手术是否全麻,截肢了以后我算不算残疾人。但我没哭,一是旁边有很多人已经乱了方寸在大喊大叫在搀扶我我害怕流泪有损我男子气概。二是其实并不很疼,真的只是麻。

好在离医院不远。我被摩托车带着,卫生纸包着手,5分钟到达目的地,10分钟后开始痛,呻吟,越来越痛,越来越痛。陪同的人在办手术和住院的手续,我只能边等边转移注意力,想今天吃了什么,早上的韭菜盒子不错,等会还要请病假之类的琐事。后来就不行了,我开始发脾气,怪医院的效率太低,开始嫌我旁边的人办手续太慢。最后哀求大夫,快给我打针止痛吧。好吧,这过程遭了不少白眼,我确实不适合干严刑拷打还打死不说的革命英雄。

手术开始了,我被推进一个有很多金属器械和灯光的大房间,我听见大夫们在准备,那些专业名词我听不懂,然后一个护士阿姨过来说放松,别紧张,很快就结束了,你这只是个小手术。然后她转身准备一些在我看来钳子剪刀纱布之类的东西。叮叮当当,叮叮当当。转身过来按着我的身子又说,跟你说了别紧张你抖的这么厉害干嘛。真是大小伙子还怕成这样。浑身抖如筛糠,上牙床碰下牙床。大概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我感觉真的好丢人,所以辩解以前没做过手术,害怕我中指要截肢。护士阿姨又笑我,你是开放性骨折,是比较严重,但完整度还可以,不会截肢的。问我怎么受的伤。我说砂轮片打的。她又跟我说些勇敢,以后注意,谁送你来的之类的话来平复我的情绪。虽然戴着口罩,但我知道她是笑着说的。实话讲,当时的闲话,如沐春风。我慢慢的也不发抖了。

两针麻药扎在手上,一块绿布遮挡我的视线。然后电钻还有切割机之类的声音在耳畔响了起来。我知道要开始了,于是忐忑不安,害怕我又发抖影响手术,突然想起我因为是急诊没有换病号服,手机还在身上。于是我偷偷把手机拿出来放在头旁边听歌。也确实很有效果的在这一个小时里减轻了心理负担。

麻醉的效果慢慢起来了,大夫在试探的动我手指问我疼不疼。当我貌似只有麻没有痛感的时候,手术开始了。我听见好像在切,开口,又感受到手被掰来掰去,又在打钉子,剪掉多余的钉子头。真的如果不听见这些声音心里肯定会好过很多。我一边小声的放着音乐,一边看着墙上的钟表。终于我感受到他们在我手上穿针引线。我知道这一切快要结束了。

后来发现还是我太天真。一小时后出了手术室,我还拍了张自拍发朋友圈。然而这一晚上痛苦才开始,这一切远没结束。因为麻药劲过了以后我像杀猪一样在病房哼哼了三个晚上。我隔壁床的大叔也刚做了个内科手术,他也哼哼了三个晚上。于是整个病房都是我俩的哀号,此起彼伏。更不用提之后每三天换一次药,我有一次开玩笑说看见换药室就想跪下唱征服。

三月到六月,我在病房和家中休养。七月愈合效果不理想,又到西安做了一次手术,再休养。九月开始上班。现在我的右手中指无法再正常屈伸,但完整度还是可以的。左手的兄弟更灵巧,右边的兄弟在十二月的天气里常隐隐作痛。我每天举哑铃,在天气不错的时候出去跑步,坚持五公里,有意识的为右手做一些负重训练。现在打这篇文章,也没有比以前的打字速度慢到哪里去。我有时候想如果当时拿着砂轮机的角度偏一点,如果飞出来的碎片正中面门,也许我就提前领便当,所以其实也是万幸的。而且,不想再上手术台,不管生活还是工作,规避危险,不要做自己并不擅长的危险操作。生活很美好,健康很重要。



如何投稿

关注微信公众号:投稿客(tougaoke)

发送原创文章到邮箱:1131317427@qq.com。文章尾部备注支付宝或微信号方便支付稿费。

稿费详情请到投稿客首页(如何投稿)查看。

投稿客

tougaoke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