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作为一名东原康复ICU的家属,是一种什么样的酸爽体验呢?

东原康复郭世兰2018-05-15 15:08:49





ICU老婆:我不会用开酒器,

可是我有砂轮啊!

砂轮:这么大一个安瓿

我还是第一次见!

酒瓶: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ICU老婆:我不会用缝衣针,

可是我会用持针器啊!

持针器:缝被子比缝皮简单多了嘛!

被单: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ICU妈妈:

全天下的笔,

只要我用过的,

自然就会揣在我兜里!



ICU护士姐姐:

系鞋带这样简单的事情,

分分钟!



ICU护士:

用斧子太不优雅了,

看我的长刃剔骨刀!

鸡: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




ICU男护老公:讲道理嘛,我说的是实话!

老婆: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老婆的?



所以脱了那身制服,

我们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End-


>>>觉得文章不错,在文墨点赞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