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感动我的磨头暖文-爷爷的味道

磨头发布2020-06-28 13:14:13

爷爷

文《皋南书院》番茄君


妻从老家回来对我说,爷爷瘦的皮包骨头,胳膊像一根麻杆似的,用力一掐就会断。手术后的后遗症一直折磨着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他就像一盏即将燃尽煤油的灯,温暖但又凄凉的过活着,我一直劝妈妈,让她做好心理准备,毕竟人上了岁数,生老病死已是逃不了的劫数。

爷爷生于1933年,那个时候整个国家处于水深火热当中,百姓为了活命,与天争、与人斗,18岁就当家的爷爷从小就经历了我们这代人想也不敢想的苦,也养成了他一种坚韧、豁达的性格。


自打我记忆起,爷爷和堂兄合伙在市场摆摊卖鱼。所以那时候,他的身上和我们家里总是弥漫着一种鱼的腥味,爷爷几乎不睡懒觉,因为要去赶早市,在他的心里耽误了买卖就如耽误了一季的收成一样重要,每天三四点钟,他就推着自行车出门,破旧的自行车承载着致富的梦,叽叽呀呀的响声在寂静、空旷的凌晨渐行渐远。


临近中午,伴随着一阵清脆的铃声,爷爷做完买卖回来了,如果今天生意好,他会买烧饼带给我,小时候,我总习惯了带着鱼腥味的烧饼,直到我有能力独自上街买烧饼,才知道原来没有鱼腥味的烧饼同样好吃。和爷爷一起回家的,就是和他合伙做买卖的堂弟,因为是小本买卖,账目必须当天清算,爷爷会从破旧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叠鱼腥味的毛票,一张一张很认真的清点,其认真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在银行的职员,有时他们会为分钱多少而吵架,并且信誓旦旦说下次分道扬镳,但是,明天又聚在一起,搞不清是亲情的使然,还是利益的驱使。

图片来源网络△

爷爷和奶奶的婚姻说来有点好笑,据说,年轻时候的爷爷皮肤白皙,有点书生的味道,奶奶经常和我说,你没有你爷爷年轻时候帅,每次说完,幸福的红晕在脸上荡漾,把“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表现的淋漓尽致。那时候给爷爷介绍对象的很多,爷爷把每个女子的名字写在红纸上,虔诚的在菩萨面前点上一支香后,通过抓阄的方法决定,奶奶就是这样走进了爷爷的家。爷爷的脾气很是怪癖,他经常怪奶奶说话粗鲁,没有文化,记得有一次奶奶煮蚕豆咸了,爷爷生气的把吃饭的蚕豆碗都摔掉了,奶奶一声不吭的把碎了一地的碗扫干净,还笑嘻嘻的骗爷爷吃饭。后来,奶奶走了,在奶奶被抬上灵车的那一刻,爷爷默默的流着眼泪,一句话也不说,花白的头发、满脸的沧桑、抽搐的双肩,他用这种方式送别他的妻子,我有时候回老家,爷爷会和我说,你奶奶真有福气,先我一人而去,有时候,爷爷找衣服,会翻到奶奶的遗物,睹物思人,经常一个人独自伤心。爷爷和奶奶就这样,吵吵闹闹一辈子,到了最后却又彼此惦记,这或许就是平凡人的婚姻吧,没有花团锦簇的文字,没有刻骨铭心的誓言,平平淡淡、相濡以沫。


我了解的第一个神话故事,是他从邻居许老师家借来的,关于如皋龙游河的传说,至今我还记得里面的一些情节,他经常到别人家借故事书给我看,现在想想,我喜欢看书,可能也是与此有关。

希望爷爷能少些疼痛,至少想起来吃些什么,这样,我们后辈也可以尽些孝心,有空,我会带女儿多看看爷爷,这个疼过我、陪我长大的耄耋老人。

END

来源:网络

人们常说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年末将至

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