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如皋磨头人与国父孙中山先生,你从没听过的声音.

磨头人2018-10-01 10:55:02


磨头人”,关注家乡的人!




我想没多少人听过孙中山先生的声音,这儿有其两句的留声(内容是:我们知道中国几千年来,是世界上头一等的强国)。



不服不行,中国的传媒大佬是磨头人。对了,这个磨头人不是咱们的微信公众平台“磨头人”,而是同盟会早期元老之一沈卓吾先生,他是如皋磨头人!

沈卓吾,初名孔才,后改名犖,字卓吾。1887年出生于如皋磨头镇,他自幼家贫,父亡母寡,寄居如城,但是学习刻苦,长大后被选送上海高等工业学堂深造,毕业后留校,因与同学少年谈论革命,为清政府通缉,被迫东渡日本,在日本横滨遇到孙中山,加入同盟会,算是同盟会的元老级人物,曾参加辛亥革命。革命成功后,沈卓吾回到如皋开办实业,将如皋妇女手工产品销往外国,开了当地产业迈向国际的先河。

1931年11月,江北大水,哀鸿遍野,沈卓吾携赈济款从上海乘大德轮船赴灾区查勘,途中不幸船毁于火,落水殒身,时年44岁。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曾为沈卓吾题写挽联,褒奖他“大志已随流水去,舍身都为救人来”的情怀。沈卓吾英年早逝,他那投身中国革命的豪情壮志也因大德轮的大火随水而去,然而为孙中山留声的“无量功德”非沈卓吾莫属。

“诸君,我们大家是中国的人,我们知道中国几千年来,是世界上头一等的强国,我们的文明进步,比各国都是领先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这个国家正在落到这个地步,我们是中国人应该要赶快想想办法,怎么样来挽救……”这是孙中山先生去世前一年留下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录音留声。鲜为人知的是,当年为孙中山先生演讲录音的是《中国晚报》社社长沈卓吾,他被称为“中国制作音像档案第一人”。


沈卓吾先生

如果不去深挖历史,很难在历史中发现磨头,一个城郊的小镇有谁会为之大书特书呢?即使能够留下一点痕迹,大多也是偶然的发现,或许沈卓吾先生就是这么被发现的。

沈先生是个富有创新精神的人,上过高等学堂,干过革命,去过日本受到同盟会新思想的影响,开办过实业,办过报社,甚至于为中山先生留下了宝贵的声音材料,这些无一不显示出沈先生的创新精神,敢于尝试推介新事物、新思想。沈先生更是个有责任人的中国人,生命殒于江北水灾的救援途中,到死不忘救国救民,继承了中山先生的“博爱”精神。

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因为他的同盟会元老身份而将他高高举在头顶。44年的人生经历,让他从如皋走出去,最终又回到了这片土地上,开工办厂造福乡里。人生就是一个圆,沈先生能够走上巅峰,也能踏入平地,拿得起放得下,只有心怀大志,敢于尝试而又不计得失者才会有此境界。

磨头人记住他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他的觉悟、勇敢和责任。而今,在磨头振兴路集中小区里有着沈先生的宣传海报,简单的图文介绍还不足以让人感受到他的重量;镇中南北向的一条道路被命名为卓吾路,也不足以让人少一些对他的迷惘。毕竟,若是没有人去挖掘、引导,谁还会想到去过问这位陌生好久的前辈呢?若是可以的话,我愿意从小事做起:中心路不只是称着“卓吾路”,还可以称着“卓吾新路”、“卓吾善道”,道路的合适位置处可以立一个代价不高的半身像,让南来北往的人们看到时产生疑问,然后去查询、了解,知道他是为国而走,为新而战,为善而终。

一个城市会因名人而“名”,而不止于名,为表面的名声所困。天天宣称我们这地儿出了什么什么名人,那其实与现在的我们无关,这名声是沈先生踏踏实实争取来的,荣誉属于他本人,我们最多也只是自豪一下。倘若我们能够以其精神品德为鉴,并将其发扬光大,造福一方,方能心安理得的宣称为卓吾乡人。

一个地方没多少宝可挖,卓吾先生是磨头一宝,就看你怎么接受他、认知他老人家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