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郊区广播电视台《郊区好故事》铁匠刘和平

映象郊区2018-08-07 09:46:57




铁匠刘和平


我国考古发现,人工冶炼的最早铁器属于春秋时期。明清时期,上党地区的铁器名扬海内,铁器打造曾经是一项热门手艺。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代工业的崛起,打铁铺渐渐从人们生活中消失。但是郊区鹿家庄村,有一位打铁师傅现在还在默默坚持着,他叫刘和平。他坚持下来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不想让这门手艺失传。


(配音)

每一个要开工的早晨,刘和平就会早早的起床,赶在儿子上班之前跟他一起把准备工作先做好,这也是打造一把菜刀最重要的一步——包钢,也叫夹钢。一把菜刀能够磨出锋利的刀刃,能够适应长时间的使用,包钢这一步非常关键。而这一关键步骤十分耗费体力。以前包钢这个活是刘和平的爱人李金萍跟他一起做的,而在几年前因为身体原因他的妻子做了一次手术以后,就不能再使大力了,于是“包钢”这个活便不得不交给儿子来帮他完成。

记者来到刘和平家里的时候,他的儿子已经去上班了。虽然现在的工作很辛苦,但他压根儿就没有想学父亲这门手艺。因为他知道,用这门手艺养家糊口简直不可能。


(同期声:刘和平)

我成家了以后,就跟上我父亲学开这个,我父亲搞到68岁以后,突然就头一天还干活呢,后一天就起不来床了,颈椎病,我父亲不能干了,我这才慢慢地自己才琢磨住,才打开这个,后来父亲稍微能起来的时候,站到我边指挥我,怎样打怎样弄,慢慢就好了。以前还打锄头,耙子,牲口用的大轧草刀,饭店用的炒锅,炒瓢,漏勺,炒勺,大灶上用的饭铲子,做的种类特别多,现在到这个时候了,市场冲击力太大,手工已经不太好干了,但是还有人隔三差五的还是来找我,还是想手工搞,有时候就抽时间搞一搞这个。

(配音)

刘和平师傅的铁匠铺子就在他自家的院子里,一台简陋的电动皮带锤,一台砂轮机,一个铁匠炉,几把大小不一的打铁锤和一些小工具就是他打铁的全部家伙了。这些工具里,最先进的就是这个电动皮带锤了。过去打铁全靠人工,老师傅夹着铁块,两个徒弟在一旁轮流敲打。现在有了这个电动皮带锤,打铁几乎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说起这个机器,还是他父亲亲手改制的呢!

(同期声:刘和平)

这个皮带锤是我小孩的时候,我父亲和农机厂修配厂的两个老师傅,从晋城绘上图,自己造的这个锤,八几年改革开放了,我父亲就单独出来开始领人打开铁了,后面我父亲就想办法花800块钱从村里边的修配厂把这个皮带锤又买出来了,就省去了好多劳动力,要不是我现在三个人打,就雇不起人,一个人现在挣的少了就不干了,现在就是有了这个锤了自己一个人也能差不多搞出来,有时候培养孩子,老婆夹钢。

(配音)

打制一把菜刀要经过包钢、锻打、敲制、磨制、开刃、淬火、调刃、水磨、抛光和上把这几道工序,可以说每个步骤都非常重要,不得马虎。就说包钢这一步吧,火候掌握的不好,锻打的时机不对,铁和钢这两样东西合不到一起,就成了两张皮,根本不能用。只有一切工序都合合适适的,才能让刀身和刀刃合二为一。包钢完成了,正式的打造菜刀才算真的开始。


(主持人)

俗话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一语道出了打铁这个行业的艰辛。刘师傅深有体会。无论春夏秋冬,他们都要围在火炉边干活。寒冬虽苦,还不至于太累,每到酷暑,熊熊大火边挥舞铁锤,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同期声:刘和平)

打铁就是从清早起来生火开始打,先把钢夹好以后,打出来又得烧又得干嘛,现在这个眼也不太好,每天不戴个眼镜就感觉烧眼,现在也有点累了,上了年纪了,我也腰疼,有时候想的也不想干了,可是没办法,有父亲啊几代人传下来了,传到我手里头也舍不得把这个行当扔了。

(同期声:顾客)

我是前几天在这个个刀来,老人都说这儿的刀打的不歪,打听了就是刘家打的这个刀不歪,我定了今天过来拿刀来,这个刀用着也不错,也轻,也快,也耐用,都是刃都是钢,边都是铁,这个刀打的就是不歪,村上有人叫我过来订上,取上给人拿过去。

(主持人)

近些年,刘师傅的菜刀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他说,生意好的时候,市里的饭店招待所都用的是他的刀具。刘师傅从小爱看爱学,趁着送刀具的功夫,学会了炒菜。如今除了打铁做菜刀,刘师傅还接手一些外出办席炒菜的活。

(同期声:刘和平)

现在打铁不好打了,在我父亲搞的时候,有时候让我去送送菜刀啊,机关食堂,宾馆招待所,我这人好学,也爱好吃,去了人家做饭,送完菜刀也没什么事,就站到那老师傅那儿问问,老师傅这个鱼是怎样做呢,瞧瞧老师傅切东西怎样切,慢慢的也就偷偷学会了炒菜,有时候村里边邻居们叫帮帮忙,婚丧嫁娶出去给人帮个忙,稍微也能挣点油盐酱醋钱,维持一下家里头生活。

(配音)

平日里的刘和平,放下打铁的工具,就是一位普通人。他喜欢晨练,喜欢骑车。儿子女儿也都已成家立业,生活上的事还算安稳。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还是家传的打铁技艺。


(同期声:刘和平)

现在到了这个年代了,孩子让他干他也不想干这生活了,可是丢下这个东西吧,总是觉着丢了有点不忍心,但是搞到现在就我一个人,让孩子干吧确实也顾不住家,丢了吧还有人来找打个刀啊,修个什么东西,我还不想丢了,还想为大家服务,等到不能干的时候再说吧,有人想学这个了也希望大家继承这个好的传统,现在到什么年代打铁这个行道也得有,要不扔了就太可惜了。

(主持人)

      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种类颇多,除了打铁,还有剪纸,年画,木雕,砖刻,面塑,吹糖人等等。然而这些历史所凝结出来的一个个经典却在如今高速发展的社会中逐渐的淡出我们的视线。面对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逐渐凋零,我们应该更多的了解它们,给予它们更多的保护和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