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这50种东西在郑州渐渐消失了......看到最后,泪奔!

河南商报2020-02-25 16:08:38

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在高楼大厦崛起、火车地铁铺陈的时候

郑州正变得熟悉又陌生

有些东西却永远的消失了……




消失的地标





中原影剧院




曾经是西郊最火的电影院、门口是西郊最火的夜市,目前正在等待浴火重生,可惜了那么多在那里的记忆。



东方红影剧院





郑州最早的电影院,几代郑州人的记忆,因为跟不上时代发展,最终被拆除,遗憾的是,被拆了之后没过多久,被宣布成为保护建筑。




河南人民剧院




曾经最高大上的看文艺演出的地方,拆除之后,在原址上建起了丹尼斯大卫城。




郑州电缆厂交联塔





早些年,郑州还没有那么多高层建筑,数来数去就二七塔和电缆厂交联塔算是制高点,可随着电缆厂的效益下滑、改制,它的消失应该是某种必然。




消失的街道

北林路
北林路


郑州有北林路街道办事处,但实际上现在并没有北林路。北林路指的是东风渠北岸,花园路至中州大道一段,因为在郑州北郊,一头连着林场得名,改名为鑫苑路一度让周围的居民很不适应。

新柳路




新柳路改名为三全路,三全食品全国闻名,就是因为这家公司才得名的。




消失的商场


亚细亚商场





曾经风光无限的亚细亚,早就倒闭了。




金博大购物中心




当年在金博大买的电视机还没坏,金博大先没了。楼还是那个楼,也就是金博大换成了大商新玛特,逛起来还是个商场的感觉,但总觉得少了点啥。




商业大厦






上学时候喜欢去那里吃小吃,土豆粉、酸奶、烤串……可惜,它6年前就不在了,到现在已经荒废6年了。



消失的城中村




张家村




郑州“最后的城中村”。




陈寨





陈寨一直有“中原小香港”的美誉,它的拆除,让十几万郑漂需要重新考虑住的问题了。



刘庄




郑州有几路公交都是以刘庄为终点站的,并且,这些公交的运营时间一般都到九点十点,就是为了方便在市区上班,在北郊城中村居住的郑漂们。



庙李




看看这密密麻麻的小楼,这里曾经是郑漂们的落脚点。




柳林




有位朋友,原先住在大铺,后来住刘庄,然后又搬到柳林。他的搬家史,见证了郑州的发展史。



大铺




小编对城中村改造的记忆,就是从大铺开始的。很多郑漂冲着便宜这一点,把郑州的第一个落脚点选在了这里,离科技市场很近,找工作也好找。




消失的名店

九头崖




九头崖的倒闭让郑州人都震惊了,谁也想不到,这样一家开在家门口的超市月饼店,就这么没了。



西萨


如今西萨很难找了,还记得小编自家小区大门口曾有一家西萨,后来做不下去,换上一家理发店,生意火的不要不要的。

好嘉利



郑州本地的糕点品牌基本上一个不剩了,好嘉利倒闭也就是最近两年的事。




消失的市场

黄河食品城


曾经的黄河食品城,是郑州最有名的食品批发市场,在这里转上一圈,基本没什么零食是买不着的。

纬三路水产市场



这个市场在纬三路沿街,一楼店铺,二楼就是民居。鲜活、干货、冻品、调料……什么都有卖的,买水产是挺方便的,可苦了附近居民了。不过忍了十几年,终于清静了。

郑州图书城



陇海路与伏牛路交叉口,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教辅、名著、小说、社科、畅销书应有尽有,价格还不贵,现在也搬走了。


科技市场


买电子产品去科技市场,应该是十年前的共识,自从电商兴起之后,生意就越来越差了。他们自身也有原因,毕竟能把生意做到套路无人不知的地步,也算是人才。


消失的老厂

国棉X厂



当年沿着棉纺路一字排开的六个国棉厂,何其壮观!



郑州电缆厂




曾经是全国四个最大的电缆厂之一,产品畅销全国,效益最好的时候,厂属技校比本科还受欢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生意不行了,后来随着交联塔的爆破拆除,老厂区的最后印象也没了。



郑纺机




前段时间拍出了一块地王,震惊了全郑州人。郑纺机的一块地居然这么值钱,被人吐槽为:8000工人苦干60年不及卖地3小时。


二砂





二砂曾经是全国最大的砂轮厂,东德的设计,东德的标准,坚固结实,是以世界大战的等级来修建的,后来效益下滑,二砂颇是挣扎了一阵。原先的厂房改成了艺术中心,但再也找不到那种老厂区的感觉了。



消失的美食

棉花糖





简直和魔术一般,那么一大团,小朋友一见就走不动了。



鸡蛋糕





以前没有那么多蛋糕店,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带鸡蛋到外面做的。结婚定亲的时候常会给亲朋友送,不过现在已经慢慢消失了,现在做出来的也不是当年的那个味道了!



爆米花




现在爆米花遍地都是,但真正的大米花,已经好多年没看到了。



米棍





一个手扶拖拉机的发动机带一个米棍机,这边放原料,那边米棍就出来了,一沾水就变软,吃多了口干,这玩意有太多的回忆了……



糖稀




这就是街头艺术家啊,麦芽糖稀在抹油的石板上画出各种造型,没几个舍得吃的,其实也不应该吃,因为脏……







消失的老职业

钟表维修师傅



拯救时光绝对是个技术活,钟表师傅拿着个小镊子将手表“分尸”,然后又神奇地装上。虽然修表师傅现在还会出现在一些小街小巷里,可惜的是,这一行当却逐渐衰落。


剃头匠



一把剪刀、推子、梳子、刮刀,在巷子里弄一张椅子就开起了发廊,剪头发只要几块钱。那个时候剪头发真的就只是剪头发,而现在的洗剪吹没有大几百还出不来。现在这一类的老式理发在一些小巷子还是可以找到的。


补锅师傅



补锅以前是街道手工作坊的一门职业,按锅的品种来决定工程的不同。有专门补铁锅的,有专门补搪瓷器皿的,也有专门补铝锅水壶的。


磨刀 、磨铰剪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把刀用到生锈就磨,当年磨刀这个行当的生意相当红火。如今,时过境迁,不行了?换换换!磨刀匠慢慢从我们的视线消失了,这种老行当也面临着失传的尴尬。


捏面人



在过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捏面人的手艺人,背着个小木箱,挑着挑担,现捏现卖。各色面泥、刮子、竹签、梳子、剪刀这就是老手艺人走江湖捏面人的全部家当。如今走街串巷捏面人的挑担已经很少见...


箍桶匠



箍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老行当,一张刨凳、一柄斧子、一个扒箍、一把锤子,在箍桶匠的手中把弄着,便成就了我们生活必需品。


打秤匠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钉秤匠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


打铁匠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打铁匠的真实写照。一个铁砧,几杆铁锤,几把铁剪,外带风箱和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修钢笔




旧时的人们崇尚节俭。钢笔坏了能修则修,修钢笔大都“立等可取”。当换完笔尖、笔杆和皮胆,一支被损坏的钢笔就获得“新生”了。如今计算机的普及和笔业的发达,钢笔逐渐被代替,修钢笔就自然地被社会淘汰了。



公车售票员





感觉郑州公交开始让乘客自动投币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消失的老物件

保温瓶



之前家家必备,现在也就是大学生必备了。

手电筒



装两节电池,就可以用很久,早上用它照着路去上学,晚上用它偷偷在被窝里看小说,现在大家都改用手机了。

磁带



也许你跟我一样,早已习惯用手机听歌,但是小编相信,在你家的某个角落,一定躺着几盘舍不得扔掉的磁带。

脸盆架



旧式木质洗脸架,上面搭毛巾,下面可以放好几个盆子一家人围在一起洗脸、说话,很温馨的回忆呢!

搓衣板



那个时候的搓衣板真的是用来洗衣服的,现在动不动就拿来跪,但是很多家庭已经没有这个东西了,除了家暴的时候……

老式摆钟



上个世纪90年代,在家里放这样一个摆钟很流行,像大户人家一样,现在人人有手机,也不需要钟表了。

蜂窝煤



蜂窝煤、煤炉、小火钳……还记得小时候把刚做好的煤球弄个稀烂,然后被妈妈打。

木箱子



纯实木的很结实,奶奶的嫁妆,一直觉得里面装着宝贝——压箱底的宝贝。




越发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很多新奇的东西冒出来了

走走停停间一切都在变

从熟悉到陌生,从陌生到习惯

不管你在郑州生活了多久

这座城市都值得你用一生去感受

- END -


来源:河南日报

首席编辑:徐驰  校对:刘学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