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凝望深渊】熟人的来信

馒头妖的冷馒头2018-11-17 10:31:33


(风景。拍摄:木木夕荷)


#凝望深渊#是我在2017年新开的故事系列,每周五更新,不定期加推。这个系列主要深度介绍一些比较著名的案件,包括一些尚未破获的悬案,所有内容均为非虚构作品。这是本系列的第67篇文章。


前59篇文章,仍放在旧公众号@小馒妖拍案 中。从第60篇开始,将只在此更新。




  我们都知道,在通讯技术还不发达的时代,书信,是人类交流的重要手段。不夸张的说,那个时代的纸质邮件,就和我们今天的互联网一样重要。一封远方亲友的来信,常常能让我们读上很久,心情也因而或阴或晴。


  当然,正如今天的垃圾邮件一样,并不是所有的纸质信件都是让人愉悦的。相反,有些纸质信件同样令人厌恶,比如今天要说的这个案子。


悬案提示

◆本案至今仍有争议◆



  本案,于1977年8月19日,发生在米国鹅爱鹅州的赛科尔维尔(Circleville ,OH)。


  确切的说,这一系列的案子,应当是从1976年就开始了。那年秋天,赛科尔维尔的很多居民,都收到了匿名信。这些匿名信全部是手写的,但字体都是大写的哥特体,笔迹明显经过了伪装;邮戳显示,发件地址是来自于鹅爱鹅州的哥伦布县(Columbus,OH),两者相距不过四十多千米,开车也就是个把小时的事情。


图:哥伦布县和赛科尔维尔的相对位置


  信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攻击该县的居民玛丽·吉莱斯比(Mary Gillespie)女士,和当地小学的副校长马西先生有染。而信末尾的署名,都是“赛科尔维尔写手”(Circleville Writer).


  那么,玛丽·吉莱斯比又是谁呢?


  答案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当地小学的校车司机,每天的工作就是开着校车接送孩子们上学放学。这些匿名信的内容都是捕风捉影,所以当地居民也就没当真,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无聊的恶作剧。


  然而,玛丽·吉莱斯比女士,自己也陆续收到这样的匿名信,信的内容就有点吓人了。比如,她收到其中一封信,是这么写的:


  “离马西远点!别撒谎,说你和他不熟——我知道你住在哪儿。我已经观察了你家很久了,我认得你的孩子。这不是开玩笑!请严肃的对待此事。所有相关人士都已经得到了通知,一切都会很快就结束了……”


图:一封匿名信的影印件


  一开始,玛丽没把这破事放在心上,但匿名信是接二连三的发到小镇上来,变成了一个近人皆知的流言,让她和她的丈夫罗纳德·格莱斯比(Ronald Gillispie)都非常心烦。有一封匿名信直接写给了荣先生,内容就是一句话:


   “很明显,如果你不赶紧做点什么,来阻止这桩绯闻,你的生命无疑将会有重大的危险。”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就是一年了……匿名信依然时不时的飞来,后来甚至直接威胁说,如果她再不收手、仍不收敛,就要把这事捅到报纸、电台上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最后,格莱斯比夫妇已经近乎神经质了,夫妻关系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吵架变得非常频繁,双方似乎都已经不堪再忍受了。


  终于,1977年8月19日这天,事情突然发生了转变……


  当晚18点多钟,罗纳德先生接到了一个电话,没听两句就扔下听筒,穿上衣服,拿着枪就要走。玛丽当时还在上班,并不在家;他的两个孩子当时还年幼,就问他,爸爸,是谁打来的电话啊?他含糊的回答说,就是那个写信的人,然后就开车出门了。


  当晚,罗纳德先生没有回来。


  玛丽回到家后,听说此事,赶紧心惊胆战的打了报警电话,警方很快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他:


  他的车子撞在一棵大树上,而他的头部、胸腹部都因此而受了重伤,当警方发现他时,已经停止了呼吸,殁年36岁。


图:罗纳德先生的墓碑


  警方勘察了现场,确认这是一起单方面事故;而法医也确认,罗纳德·格莱斯比先生的确是死于车祸造成的外伤,此外就没有其他伤痕了;他的体内的酒精浓度达到了160mg/100L,属于醉酒驾驶。警方遂判定,这是一起意外事故。


  然而,有一件事情,警方却解释不了:罗纳德的手枪,就放在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弹夹里的子弹少了一发,而枪口还有明显的硝烟味。这就意味着,在撞车之前,他很可能开过一枪——这一枪打到哪里去了?


  随后的硝烟测试显示,罗纳德的手上并没有明显的硝烟反应。也就是说,要么这一枪是别人打的,要么就是在案发前一两天,他开过枪,然后认真的洗了手;而警方也没有在案发现场找到相应的弹头和弹壳。所以说,这两种可能,似乎都无法排除。


  而匿名信随之又来了,说这事是当地警方掩盖真相,这明明就是一场谋杀!罗纳德的亲友们顿时就懵了,到底咋回事啊?


图:指责此事是谋杀的匿名信


  如果说罗纳德的死亡,还可能只是意外事故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无疑是一桩犯罪了。


  1983年2月的一个清晨,玛丽和往常一样开着校车,准备去接孩子们。开了没多远,她就看到路边的栏杆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用醒目的大字威胁要杀掉她和她的孩子。她气得赶紧停车,一把扯下了那个牌子——咦,下面怎么还有一个包裹呢?


  幸运的是,玛丽的警惕性很高,她并没有傻兮兮的打开那个包裹,而是立刻请人报了警。警方的拆弹专家随后小心翼翼的拆开了包裹,发现里头并不是炸弹,而是一支手枪!


  确切的说,这是一支装好子弹、打开保险的手枪,扳机用一个简单的线轴连在了包裹的盖子上。倘若玛丽稀里糊涂的掀开包裹的盖子,这支枪就会砰的一声开火,然后正好打在她的身上。很显然,这是一个可怕的死亡陷阱。


图:包裹里的手枪


  这下,警方反而士气大振:这支手枪是一支制式手枪,按照各国法律的通例,它的套筒上必然就会镌刻着一个序列号。果然,凶手为了掩藏线索,用砂轮一类的东西磨削过枪身,企图毁掉序列号,但警方的实验室很快就还原出了原来的号码,并通过当地的枪支注册系统,查到了这支枪的主人:


  保罗·费舍尔(Paul Freshour)。


  对于保罗,玛丽再熟悉不过了:死去的罗纳德有一个姐姐,而保罗·费舍尔就是他的姐夫。难道,保罗认为是她害死了罗纳德,才搞出这么个鬼把戏,要为小舅子报仇?


  警方很快找到了保罗·费舍尔,拿着枪问他,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保罗摇摇头,不是。那支枪好久以前就丢了。


  警方笑笑,你骗谁呢?随即将其逮捕。


  枪支的事情,对于保罗而言的确是一个非常不利的证据。然而,警方想得更远:当年的匿名信,会不会也是他写的呢?


  为此,警方安排笔迹专家,对于保罗进行了笔迹比对测试。鉴定结论是:无法判断匿名信是不是他写的,但陷阱包裹上的那个牌子上的字迹,就是他写的!


  对此,保罗·费舍尔大呼冤枉,并提供了不在现场的证明。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能说服陪审团:1983年10月24日,他因涉嫌谋杀玛丽而在当地受审,最终被裁定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少服刑7年,方可假释。


图:保罗·费舍尔的入案照


  保罗对于这个判决是大呼冤枉,并表示那个笔迹鉴定纯属瞎扯。而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让典狱长都开始相信他是无辜的了:


  匿名信继续发来,写给玛丽,写给当地居民,甚至,写给了狱中的保罗·费舍尔。

图:费舍尔收到的匿名信

   “费舍尔:现在,你该相信,你是不可能从那儿出来的啦?两年前我就告诉国你,当我们把他们安排好之后,他们就是那样了。而你根本不听:这个玩笑里,没人站在你一边,哈哈。别告诉任何人这封信的事情。大新闻:治安官把这事搞砸了。哈哈。现在,你该相信这件事了吧?”                                                                      


  随后,在典狱长的安排下,费舍尔自愿接受了测谎器的测试,结果显示,他既没有写那些匿名信,也不清楚罗纳德的死亡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尽管他不断申诉,甚至写信给FBI,但这个案子始终没有再审。他最终选择了申请假释,并在1994年5月获准假释出狱,此刻,他已经坐了10年的牢。


图:假释出狱后的费舍尔


  出狱之后,费舍尔继续为自己申诉,甚至联系到了电视节目《未解之谜》(Unsolved Mysteries)。他接受了采访,完整的提交了自己的申辩材料。


图:费舍尔签署的授权书

(允许该节目查询他的测谎测试记录)


  就在节目开播之前不久,有人给该节目寄了一张明信片,内容很简单:

“忘记鹅爱鹅州的赛科尔维尔吧。如果你们来到鹅州,你们这些疯子就要开始表演了!”

                                                     ——赛科尔维尔的写手



  各位还记得这个落款吗?没错,就是最初那些匿名信的署名。然而,这张明信片,和之前的匿名信是不是同一个人所为,也无从考证了。


  2012年,费舍尔因病去世,直到这时,他的申诉也没有被受理。而究竟谁写了这些匿名信,罗纳德的死亡到底又是不是意外,谁给玛丽放了那个危险的包裹,至今依然没能查清。


馒头妖曰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到……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有需要请联系mantou_laoyao@163.com


PS:要查看更多“凝望深渊”系列的文章,请发送“凝望深渊”4个字给本公众号,或点击本公众号首页的菜单。

馒头妖的冷馒头,还是那个熟悉的馒头!

我又回来啦~

又,明天推送缠斗恶龙系列。




广告


我写的小说《现场》,在纸质版出版之后,电子版也上市啦!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亚马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