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那些被时光湮没的徽州老手艺

黄山文化旅行2020-06-28 15:37:01

·关注徽州、关注摄影,有你更精彩!


 对一个人来说,一个手艺就是一份人生。手艺千般,没有一样不是苦熬出来的。过去,半路学徒是特例,少年拜师是常态,青春年少,接受能力强,要聪慧有聪慧,要气力有气力,一年半载,就能得个大概,如能刻苦上进,加上心机灵活,用不了多久,说不定就能青出于蓝。


 当然,这中间,少不了师傅的责骂和冷眼,同门的嫉妒和使坏。待到学徒期满,万事大吉,立业与成家都有了起码的本钱,人的一生就在这手艺的指引下延展开去。此后几十年便是养家糊口,或坐守家门,或萍踪浪迹,家道如何,全在起早贪黑,勤苦节俭。今天小编就给大家说道说道关于我们记忆中徽州那些渐行渐远的老手艺。


剃头匠


 “近黄昏,老剃头匠们不约而同地收拾摊子,他们的椅子、煤炉、脸盆、脸盆架以及水壶等大件家什,寄存在附近的老街坊家中,只用小箱或提包带走剃头工具。”这样的场景,你应该是很久都没有见到了,恐怕,也是永远都见不到了。


打豆腐


 这样的记忆,在今天的回忆里,有如昨日。每逢过年,爷爷奶奶都会做很多豆腐,家里人多,每年都会做很多,有时候跟朋友聊天说到这些,他们都说自己家很多年都没有做过豆腐了,基本上都是去买。每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在感慨。

 出差在外,我很喜欢点一样菜:家常豆腐。听这温情的菜名,可想其味,一片片白嫩的豆腐,点缀了三两飘香的葱花,还有星星点点碎细的红椒。


手工造纸


 手工造纸的主要原料是麻类、树皮、竹子和稻单。麻类有大麻、苎麻、亚麻、青麻、黄麻等。树皮有青檀、桑皮、构皮等。竹子的种类较多,用得最多的是毛竹和慈竹。


 传统手工纸的制法,有一整套生产工序,不论采用何种原料,抄造何种纸张,基本都是大同小异的步骤。这些主要的生产工序有:泡料、煮料、洗料、晒白、打料、捞纸、榨干、焙纸。


制梳匠


 江南古镇,多临河而建,依水筑屋,街桥相连。宅院重脊高檐,古旧幽寂,清静安详。小桥、流水、人家的小镇,似一曲柔软的江南小调,妩媚婉转。江南的牛角梳,在近千年的历史长河里,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与品牌,其制梳工序,在民间作坊里一直沿袭至今。出料制坯:将牛角锯开成片,高温蒸煮软化便于压平,烘干晾晒,得到角梳坯。


磨刀人


 磨刀人的行头是一条长凳,一头固定一粗一细的两块磨刀石,凳腿边吊个水罐。凳子的另一头则绑着坐垫,还挂了一个旧包,装些简单的工具:锤子、钢铲、砂轮、水刷、水布。菜刀用的时间长了刀刃会钝,就需要锵薄。锵菜刀很讲究,先要看刀口,钢是软还是硬,硬的用砂轮打,软的用钢铲锵,最后用磨刀石磨。锵刀就是个铁刨子,有的磨刀人用手摇砂轮代替锵刀,省时省力。


老裁缝


 以前的很多衣服都是找裁缝做的,版型有力,色彩姣好,最主要是量身定做。这些店铺通常都比较小,各式的布样,一台老式的缝纫机,最主要的还是老裁缝的手艺。老裁缝的店里经常会有很多的回头客。


铝锅换底


 别看这铝锅换底,却也是个技术活,锅底与锅身的衔接不上胶、不点焊,完全靠细致的敲打,均匀的锤击。手艺好的师傅换的底,滴水不漏,经久耐用,美观漂亮。接补技术不到家,或是技术好的师傅敷衍了事的话,换出的锅底或歪或瘪,只能浇花灌菜,当不了正用。如今,在口碑相传的广告效应里,这样的生意也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做。


修伞匠


 每逢雨后放晴,就会有悠扬婉转的吆喝。伞匠挑了担子过来,担子一头是三个抽屉的木箱,装着做伞、修伞的工具行头;另一头则是一个箩筐,盛了各式各样的伞骨架,以及用塑料纸裹着的一捆伞纸,一小桶桐油。听闻吆喝,街坊们便从家里拎出残破的油纸伞、小花伞、黑布伞,请修伞匠打个补丁,黏合线缝,或是拆换骨架,乃至整伞绷纸涂油。


剔墨纱灯


 将木工、雕刻、漆工和绘画艺术融为一体,经过加工、成型、油漆、绘画、剔墨等项工艺制作而成。框架取料檀木或红椿,并用龙头凤头、象鼻、虎脚装饰,灯壁四周镶罩纱绢,绘以花卉、山水、人物等形象,经剔墨工艺和点睛手法,画面人物眼睛,在烛光穿射下频频闪眨,栩栩如生。


竹篾匠


 徽州盛产竹子,老百姓日常用具多为用竹子加工而成,大到房屋、床铺、躺椅、桌子、凉席,小及提篮、筲箕、撮箕、箩筐、背篓、筛子、簸箕、扁担等等。竹器美观大方,牢固结实,经久耐用,所以,从事编制竹器,学篾匠的人很多。再者,农民觉得做手工艺不愁水旱饥荒,“手艺在手,走遍天下能糊口”。


弹棉花


 过去弹棉花的手艺人全国各地都有,但有一段时间以温州人居多。而南北两地弹棉花的虽然技艺、程序都差不多,但他们所用的工具还是有所区别。北方弹棉花的弓子大多采用自然生长的弯曲树木,南方弹棉花的弓子基本采用竹片。而弓弦也有讲究,以牛筋为上乘。如今的徽州已经难觅弹棉花的踪影,不光是鸭绒被、蚕丝被等登堂入室,即使是盖棉被,也大多是从商场里买成品。


 个人的记忆经过岁月的洗刷,有多少能够靠得住?“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当老手艺的衰败不可逆转、承继不能指望的时候,一份真实的影像就用来丰富后人对先辈的想象吧。





黄山文化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