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100万买一块赌石,赌出吉尼斯纪录

高皇翡翠2020-08-20 06:53:01


高皇石记

翡翠鉴赏微信号:ghsj01

钱多了,时间也多了。而刘先生专心致志经营为之投入心血的收藏。在他的住宅里,有汉代陶瓷器具,也有价值连城的名人字画,当然更有他喜爱的各种玉石、宝石、翡翠赌石。家中的每面墙壁上都有精致的木架,摆着琳琅满目的藏品。短短几年间,他的各类藏品已多达千件。


刘先生家中,大大小小的石头堆了三个房间,有的重达千斤,也有的细如鸡卵,几年间刘先生投资“赌石”,只打了个平手。


这次刘先生带100万元上路吉凶难卜,前景渺茫。


刘先生飞往昆明,又到芒市,最后终于进入“赌石”地点——云南瑞丽。

刘先生到瑞丽半小时后,专门担任“赌石”中介的陈先生便带来好消息:有一件缅甸“货”重5吨,对方开价300万元。刘学勤的心狂跳了几下。重达5吨的“货”非常罕见,凭直觉,他知道自己带来的100万元这一次要赌出去了——边地“赌石”还价通常是三砍二。


刘先生一连等了10多天也不见卖主露面。不过,越这样刘学勤心里就越坦然:“货”越好,卖主才越这样。边地人实在,不知道也不会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瘦瘦小小的、率直的缅甸货主终于出现了。他通过翻译说了两句话:“我知道刘先生诚实、讲信用,也知道你是边地的大买主之一。我愿意把货卖给你。”


刘先生开始“探色”——用专门的金刚石工具在石头上打磨,使其露出本色。但“探色”的结果不甚明朗。

“赌石”的最大魅力就在于:“探色”后凭直觉下注,或者走人。刘学勤竖起一根指头,出价100万元,表情平静却不容更改。


缅甸老板先是摇晃着两只手掌,拼命摇头,但只持续了五六秒就陡然停住,继而露出笑容,握住刘先生的手再也没有松开。他说:“我们成交了。”


那一瞬间,妻子和孩子的脸交替在刘学勤眼前闪现,使得他第一次有了沉重感: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赌石”?


刘先生想:不管“赌石”的结果怎样,自己都会回到妻子和孩子的身边去的,但如果真赌输了100万元,怎么对得起丫丫?即使丫丫一句埋怨的话都不说,自己也会深感内疚的。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既然开了价,就没有退路了。


付款,一次结清。一辆加长的8吨“东风”车开过来了,六个壮汉子抬来一架小吊车,将毛重达5吨的“货”装上车。这辆由两个武功高强的汉子押送的加长“东风”整整走了11天,从盈江将石头运回家中。他很放心:那块石头只消交2万元的运费,别的一概不用他操心;开车的汉子守信誉,如有闪失按价赔偿。

“货”安全运达,躺在院子的南墙边。刘学勤整天蹲在一旁,像抚摸婴儿一样一遍遍地抚摸它。此后三个月里,他每天都守在石头旁出神。他的烟瘾很大,每天傍晚,保姆都要从石头旁扫走一堆烟头。


有一次,丫丫走过来看了看,说:“土黄色,粗糙不平,像大土豆。我看这石头就是个儿大些,别的也没什么特别。值100万元?你等着带孩子吧!我可忙哩。”


三个月后,刘学勤拿定主意给石头“扒皮”。这是一项很累人的活:八个工人用油石打磨,整整磨了半年才完工。“扒皮”结束那天,刘学勤笑了:他得到的是一块质地优良、净重达4.8吨的上乘翡翠,价值不菲!


1996年9月,一个浩大的工程开始了。北京玉器厂的刘继亭厂长和玉雕师尉长海、姜文斌、董文钟应刘先生的邀请来。这块举世罕见的翡翠令专家们啧啧称奇,他们很快定出制作“四大灵山”的初步方案。在深度探测时,他们发觉原设计方案不够完美,于是请来另一位玉雕大师——原北京工艺美术学校校长田贵平,重新制定出“五岳奇观”的最终方案,并动手制作。

工程漫长而艰辛:从1996年9月动工,至2001年6月完工,玉雕大师们没日没夜地工作,用了四年零九个月的时间,才终于完成这件玉雕作品。大师们在这块重达4吨的翡翠玉石上雕出集泰山、华山、恒山、衡山、嵩山为一体的“五岳奇观”,玉雕的底座用青铜铸成,重达1.5吨,耗资15万元。经专家估价,作为工艺品出售,这件作品价值在千万美元以上。


据说,这项工程仅雕磨玉石的金刚石磨头前后就耗资20多万元,用废的磨头重达数百公斤,在仓库里堆成高高的一垛。


2001年7月,上海吉尼斯总部发来函件:山西刘先生私人拥有的“五岳奇观”是迄今最大、最重、最精美的翡翠玉雕作品,已被列入吉尼斯纪录。





传播正能量,拒绝冷漠!

今日精品(微信:ghsj01)

部分精品展示,尺寸、价格详见微信


关注店铺,查看精美翡翠,长按二维码2秒,识别二维码


关注本平台,每天收听精彩文章,长按二维码或扫描

诚招加盟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