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深闺雅秀——建水曲江乌铜走银技艺

田园曲江山水氡泉2020-06-28 12:43:15

建水曲江乌铜走银技艺

据《曲江新城碑记》记载,明朝万历四十年,馆驿就筑有古城,为兵防之用,崇祯八年再次修城,名为曲江新城。2017年我们因古窑遗址调查,走进了馆驿村的街巷,访问之间,说烧窑的没有,倒有一个做铜的,找寻间,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找到馆驿村178号,一进门,供桌上摆放的几件东西把眼光“嗖”一下抓住了,乌光清雅,精致可人的墨盒、优雅秀气的茶壶、汤瓶壶、大方高贵的鼎……白色纹饰点缀着清雅乌光,突然想起“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我们闯进闺阁,猛然撞见闺阁中一位颜值超高且气质清雅的名门闺秀,仰慕亲昵之际,手痒痒的,但一看墙上的贴着的清真言,得!未知深浅,尊重民族习俗放在先,不可造次,便和主人拉起话,一探究竟也顺道拉拉亲近。

家主杨松贵,平实寡言,43岁,问一句,有一句,不问就没回音,说起家传手艺,是老父亲年轻时跟着通海的一位走方师父学紫铜手艺,做洗脸盆、锣锅、铜壶、铜碗,游走了四年时间,又在沙甸住定学了三年,回到馆驿后自己开铺设炉做起了紫铜,专做紫铜用器,当中属紫铜壶最卖好,回族人家的习俗,每家都有洗澡、洗手用的壶,讨亲嫁女紫铜壶也是少不了的,老父亲一星期能打制一把,一年下来,家里收入也算是中上,还盖了钢混结构房子,到了80年代,塑料制品大量出现,太阳能推广应用,生活方式、生活习惯的改变冲击了传统手工艺,传统日用品淡出生活,杨家作坊也日渐清淡,手工艺品却日渐走俏,杨松贵按照父亲掌握的方法、配方,尝试着做起了乌铜走银。

提起自己手艺,杨松贵说得顺溜且有些激动,“乌铜走银大工序有10道:炼铜——紫铜、金、银、锌等十多种金属炼成铜水,倒入宽3分,长15分的炼铜槽,打铜片——用磅锤将铜块到到厚约0.8毫米的铜片;放样——依料多少定器型,并画出构成器型的各部,及纹饰设计;雕刻——用錾子以阴刻方式錾刻需要走银的纹饰;走银——先用硼砂清洁,后将银粉挑在花纹处,随着火温加热,洁白的银水便在刻好的纹路中“簌簌”流走;打磨——将银水溢出纹饰外的打磨整理干净;焊接组装——将打磨整理好的各个局部焊接组装起来,初步成型;定型——修整、打理器型,使其品相更端庄周正;打磨抛光——用砂轮将成品打磨光亮;变色——用自制秘方将红色变成黑色,或通过长时间把玩产生色变。

这十道工序只是粗的,每道大工序内还藏着小工序,用到的工具前前后后,粗粗细细上百种,且意外总是会有,光是炼铜水,成功率十次成功八次,回炉率20%,焊接接头过多或过少都影响品相端庄与否,最关键的走银,银水不进槽,整块铜板就废弃了,之前所有都是无用功。杨松贵七八岁学做,17岁由父亲口授经验,依照师傅秘方,做出了第一个乌铜走银的墨盒。自从做起了钨铜走银,造型、花纹独自创新,有墨盒、汤瓶壶、铜茶壶、鼎等,器皿上雕刻有双鱼戏莲、梅花、海棠,竹子等中国传统寓意的图案纹饰,最有意思的是回族人专用的汤瓶壶,壶盖是清真寺的穹顶,壶盖纹饰也是仿建筑纹饰,壶身上却是梅和竹,这种文化的混搭没有消弱其高雅气韵,越发觉得别有一番味道,其他器皿上的清真言或清真图案,玉壶春上搭配着回纹或云雷纹,以如意纹开光,开光中中间又装饰着清真言,典雅中又藏着异域风情的神秘。每件东西都让人爱不释手。

聊完工艺,我们聊起作坊经营情况,杨松贵有些担忧,“一家三代都参与做,老父亲眼力不好,做些帮衬的活,连12岁的儿子也时不时敲敲打打,一年下来够吃得饱饭,一家三代生活,包括小娃读书刚刚能运转,比起做生意、开车的差多了。”“那就招徒扩大生产。”“招徒一来是学艺时间长,自己从七八岁就跟父亲学了,还得性子静得下来,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基本上是足不出户,一天到晚,叮叮当当,没多少人听得,加上眼前生意清淡不见钱,恐怕难得有人来学。”不过,令杨松贵欣慰的是2017年被任命为钨铜走银技艺州级代表性传承人,心里觉得底气更足。

问起杨松贵是否另谋出路,“家传手艺丢掉可惜,两三个月做完一样东西,拿在手上时不时玩玩、瞧瞧,越望觉得越好瞧,玩好久才舍得放下来,玩着玩着还能养,不同人把玩,颜色都会变不同,真的舍不得丢,干下去又不咸不淡的,前也难是退也难。听着这养在深闺中的佳人如此情景,我们也急起来,建议也就多起来,要提高手艺,要扩大生产,要会做宣传……听得杨松贵有些蒙,只能点点头。其实,说千到万就盼这位深闺佳人能被更多人仰慕,能嫁个好人家,发芽开枝,后续壮大!

转载自建水古城

欢迎投稿:497851494@qq.com

免责声明 :丨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