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磨头姑娘原创小说,带你重温青春梦-《欧阳与南宫》下

磨头人2020-06-28 12:49:21

提示点击"磨头人"关注  龙游如皋  神气磨头



作者|一萌,磨头人,90后,金融理财师,就职于银行机构,繁忙的工作之余,喜欢写文字,做美食,热爱一切美好事物。     


欧阳与南宫

皋南书院-一萌

【睁与闭的极限】


       莉香一天跟欧阳炫耀着她那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为,就连一起洗衣服的时候都吹嘘,欧阳说:“你别卖关子了,别调人胃口又不说的!”莉香一脸坏笑地小声在她耳边说:“香港陈姓艺人的许多照片流传到了网上,我带着大家欣赏了一下……”,欧阳瞪大了双眼,惊讶地看着她,“别瞪我啊,反正你想看也看不到了,网上早就封了,谁让你跟我吵架来着,不然姐们儿漏了谁都不能漏了你”“如果你真想看的话,让南宫去找阿福要,男生电脑里绝对料多!”欧阳哭笑不得,抓着她一顿胖揍,推搡中,不小心手机滑落掉到卫生间的水桶里了!两人傻眼了,蹲下去捞出来,也于事无补了。

        手机没坏的之前,寝室的夜晚,都是躲在被窝里各自给男朋友打电话或发短信。欧阳的手机坏了,跟南宫的联络,就只能通过莉香的手机了,寝室里的卧谈会也变得热闹起来。且不说欧阳与南宫之间的短信,莉香必给大家念上一遍(比较平淡,一点也不肉麻,欧阳脾气好也不生气)。某次欧阳用完手机还给莉香,莉香还不忘恶作剧一回,她给南宫发短信:

《我好困啊,她们几个还在聊天,吵的我睡不着》

南宫回复道:

《阿沁,你把眼睛轻轻闭上,处于微闭状态,也就是睁与闭的极限,慢慢的就会睡着了,如果你还睡不着,你就先沉默片刻,然后大吼一声“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莉香收到短信后给大家朗读了一遍,哄堂大笑,欧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要不是因为天气太冷,她绝对会爬到对面的上铺去把莉香揉成面团儿。

        接着寝室里的小三小四建议莉香,给欧阳打个电话,然后大家齐声喊:“阿沁!”,纵然莉香经常做事没有分寸,还是没有这么做,姑且留着下回再热闹一番。


 【人之多言 亦可畏也】


       自从上次一起从网吧通宵,回来的路上,被系里两个去晨读的同学看到了。于是,有关他们的流言就纷至沓来……

“欧阳与南宫一大早从外面回来” 

“欧阳与南宫一大早从宾馆里出来”

“欧阳这几天都跟病猫儿似的,不会是有了吧”

“难怪上次看到欧阳在操场角落里哭,南宫还在在一边安慰,估摸着他俩讨论打胎呢”

“欧阳这节体育课请假了,不会是打胎了需要休息吧”

……

       莉香那暴脾气,恨不得撕烂了这些人的嘴,对于流言,解释的太多也只会越描越黑。她也常常后悔那次不该跟欧阳吵架,欧阳不去网吧通宵,就不会出现这些传言。

        欧阳倒是相当平静,每天依旧吃饭、睡觉、打豆豆。

        直到有一天,欧阳的同乡学姐来找了她,

        学姐问到:“你们确认关系了吗?”

        “还没有,他只是对我很好!”

        “那流言是真的吗?”

         “不是,我和室友吵架后他陪我去网吧通宵打游戏,我们手都没有牵过。”

         学姐舒展了眉头,松了一口气说道:“妹子啊,你别怪姐姐说话直,第一、我觉得你俩并不适合在一起;第二、我觉得男女朋友关系应该早点确认,现在传出这些留言对一个女生多不好;第三、咱们将来肯定会回家乡工作,你有几成把握他会为了你背井离乡。”

……

       学姐的持续说教……

       莉香看在眼里,连忙撺掇着小三小四把学姐支走……

       欧阳依旧平静如水

      “莉香,有空吗?陪我去海边吹吹风吧……”

       


海风轻轻地吹,海浪掀起了涟漪,莉香与欧阳漫步在海滩上。
欧阳问: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莉香答:当你想起他的时候,嘴角上扬
欧阳又问:那爱上一个人呢
莉香说:大概是愿意为了对方,牺牲自己吧!
欧阳问:爱情有保质期或时间限制吗?
莉香答:有,有些人是一段时间,而有些人是一生。比如说林徽因对徐志摩是一时,而对梁思成却是一生。
欧阳心想:南宫皓是一时还是一生呢……望着那片海,陷入了沉思。

【人约荷花池】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来自南宫:月上柳梢头,人约荷花池

黄昏后,荷花池边,远远看到南宫坐在长椅上打手机游戏,看到欧阳走了过来赶紧停了下来,把事先准备好的奶茶插上吸管递了给她。

南宫:“我听说那些流言了,没想到会传成这样,你还好吧?”
欧阳:“还好啊,流言止于智者,身正不怕影儿斜。”
南宫:“哈哈,其实我还真有点希望流言是真的,不过我不会让你打掉的,而且我希望你把他生下来。”
欧阳气的又羞又脸红的,白了他一眼。
南宫接着说:“我第一次觉得翻白眼儿这么好看,对了,你上次帮我绣的那个'十字绣'好了没?”
欧阳拿出手机相册里面的半成品照片说:“我手工不好,所以绣的比较慢,不过也快好了……”南宫凑过头来一起看,欧阳话还没说完,南宫的唇贴了上来,欧阳吓了一跳,推了他一把,没想到,却被搂的更紧了……

【直到不爱为止】


 欧阳一回到寝室,便红着脸拉着莉香躲到卫生间里,问她:“你说,一个女的被一个男的亲了,她会怀孕吗?”只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了莉香女巫般的笑声,
“同学,你生物怎么学的?难道小蝌蚪也能通过唾液传染吗?我的个老天,你还是我的室友,你丢我的脸,丢我们寝室的脸,丢我们班的脸,丢我们系的脸……”
小三小四闻声赶来,听出个十有八九,倒是一向温柔的小三,怼了一下莉香:
“那天晚上,你要是不跟她吵架,她也跟我们一样被你上一课,不就全懂了吗?”莉香又好气又好笑:“好吧,都是我的错!”
那天晚上,欧阳没有刷牙,
收到南宫的一条消息:“我爱你”
欧阳回道:“你会爱我有多久?”
南宫说:“直到不爱为止。”

欧阳合上了手机,甜甜的睡了…

依稀听到小四在唤她:“阿沁姐姐,我想知道kiss是什么感觉?”

【身未动 心已远】


快放国庆长假了,莉香和寝室的小同学张罗着去爬峨眉山,
问欧阳:“反正你也不回北方,就和我们一起去爬山呗,你也可以喊上南宫拎拎包,我们不介意当电灯泡。”

晚上吃饭的时候,欧阳问了一下南宫,南宫说:“我知道你喜欢爬山,但我不是很想跟'电灯泡儿'们一起 ,去我的老家古城大理,怎么样?”
欧阳道:“云南大理?就是还珠格格里面那个'家家有水,户户有花的地方吗……”
南宫宠溺的笑着点头
接着说:“我爸妈正好也回去,你准备好哦”
欧阳瞪大了眼睛
“票已订好了,带上行李,跟我走吧……”

欧阳回到寝室,跟莉香汇报了一下,
莉香没羞没臊地说:“我们不介意当灯泡,我还没去过云南呢,要不带上我呗!”
欧阳:“这可不行,票已经订好了”
莉香:“逗你玩呢,就是试探一下你,果然有异性没人性啊,我们去峨眉山没买到坐票,要站着去咯,呜呜呜呜呜…”
欧阳:“这次回去要见他爸妈呢……”
莉香:“神速啊,我靠,估计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给你当伴娘了!”
欧阳:“瞎嚼什么呢,快帮我想想怎么办吧!”
莉香:“你不能空手啊,带点礼物吧,不过咱是学生,也不用太贵重了,你给他妈妈买条丝巾吧,姐明天带你去逛街,顺便把出门需要用到的东西买上……”

【彩云之南】


哼着“彩云之南”,拉着莉香的手徜徉在步行街上,欧阳仿佛想象着自己已置身蝴蝶泉边,想象中南宫的父亲母亲的样子,如果父亲严肃刻板,那么母亲一定温文尔雅,不然也教育不出这样的南宫皓。欧阳暗暗的想着,嘴角又不自觉的上扬了。

欧阳回家一般都是飞机,火车卧铺没有坐过,小同学热心得给她列了个购物清单,里面事无巨细的写了需要用的东西。从面包、火腿肠、泡面、瓜子、饼干、汽水、牛奶,到湿纸巾、面纸、护肤旅行套装、拖鞋……欧阳不由得感叹江苏小女人活的真够精致。

生怕赶不上火车的欧阳,早早的催了南宫提前了两个小时赶到了火车站,拥挤和脏乱的环境令欧阳有点作呕,南宫有戏谑道:“hey,同学,你别这样让别人误会了好吗?” 欧阳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电话铃响了,南宫接起了手机

”到火车站,还有两个小时发车,什么?你没搞错吧?“

说完南宫的脸色就变了,朝着火车站外面的广场走去,欧阳守着行李,疑惑的目送他越走越远。。。。

火车站广播里通知着检票,欧阳还是不见南宫的身影,打电话也关机了,欧阳只能用目光开四处寻找,熙熙攘攘的人群,她怕走散,她坚信南宫一定会回来,接着广播里通报火车还有五分钟就要开了,还是不见南宫身影,电话依旧是关机……等到检票口关了,火车发了,还是没有等到……如果是手机丢了,那么人会去哪儿呢?

约莫等了一个上午,欧阳开始绝望的往回走,彩云之南,究竟是一场梦……


【姐妹如手足】


欧阳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寝室,手脚都磨出了泡,一个人的寝室欧阳趴在书桌上哭了很久很久。

给莉香打电话,莉香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小同学,小同学说:”莉香被峨眉山的猴子咬了,正在医务室打针。“

欧阳挂掉了电话,如果南宫没有突然消失,此时的她应该是躺在卧铺上调侃着莉香吧!

欧阳再拨南宫电话,还是关机,打电话去他寝室,室友说他没有回来过,欧阳开始脑补各种可能性。。。

莉香回了电话,一开始就是哭腔:”那该死的猴子啊,我喂它吃,它竟然咬我,555555555“

电话的这头,欧阳哭的更凶了,莉香回过神来:”我被咬了,你这么心疼我啊,好感动啊,呜呜呜呜,我被咬的地方立马不疼了。。。。'

欧阳接着还是哭。。。。。

一五一十的说了

莉香说:我在峨眉山金顶呢,本来打算明天下山去看乐山大佛,姐们儿不去了,明天直接回来安慰你。。。。

就这样莉香和小同学,放弃了计划好的乐山之行,回来安慰受伤的欧阳。。。。


【再也不见】


约莫过了半个月,南宫回到了学校,人瘦了,胡子拉碴,憔悴了很多。不似以前开朗,也不与同学交流。欧阳托莉香辗转找了几个男同学打听原因,都没问到什么头绪,最后只能去威逼利诱阿福,包了他一个月的早饭,他才吞吞吐吐告诉莉香,南宫家里出了大事,具体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欧阳还是鼓起了勇气,站在他面前,问其原因,三个字“不爱了”,欧阳说,下课后陪我去下后山吧!

他们走着,一句话也不说,欧阳掏出绣好的十字绣,南宫说:“扔了吧,没有意义了!”

欧阳道:“可是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没有解释,解释就是千千万万的对不起,跟永远的一句再见再也不见”

欧阳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打火机,点燃了十字绣,扔向了草丛里,一起扔掉的还有一枚一块钱的硬币。。。。

含着泪奔回了寝室


【平行线】


以后的日子,欧阳按部就班的答辩,毕业,找工作,投简历,面试,并没有找到适宜的工作。回到北京,天天在家看司法考试的书,用她的话讲“范进中举”般的通过了司法考试。然后再考上了公证处的公务员,每天朝九晚五,日子倒也惬意。

介绍相亲的快踏破了她家的门槛,都被她给拒绝了,父母尊重她的意愿,倒也没逼婚。

facetime开始兴起,莉香为了测试她新买的苹果手机不是冒牌货,非要跟她来个facetime,一开视频就是两个可爱的宝宝,一大一小都看着镜头。莉香让孩子喊她“干妈”,欧阳不由得感叹,自己都快成辣酱了。


睡前,欧阳妈妈端来一杯温热的牛奶:”阿沁,妈从来不逼你,但是这次这个男孩你一定要去看看,是你爸爸的老战友介绍的,这个面子我们一定要给。“

欧阳点了点头,妈妈很惊讶这次竟然这么爽快。


欧阳早早的来了街角的咖啡厅,她不爱喝咖啡,要了一杯奶茶,安静的看着书,直到听到对面有挪动椅子的身影,抬起了头,那是在熟悉不过的脸庞,似乎成熟了很多,脸上有几道这个年龄段的人不该有的褶子。欧阳扭头要走,却被他一把拉住。

”阿沁,我知道我欠你一个解释……'

"不好意思,我没空听你解释“

就在此时,这个男人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求婚戒指……

安静的咖啡馆突然响起了乐曲。。。。。。

(完结)


|磨头人|青创企划|皋南书院|嘤鸣书会|

|作家协会|西河艺苑|小善公益|健跑团|

《磨头人》欢迎朋友关注

关注我  按小手


责编:雨林   微信号:G77467550

投稿、联系邮箱:969829580@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