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春风过处 万里林海绿洲(二)

精品五金2020-06-28 14:00:55

“如果产品质量达不到相当的高度,客户的认可度、信任度和忠诚度也就达不到相应的高度,民族品牌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就是一句空话。打造自己的品牌,是一个慢慢成长的过程,需要时间,需要耐力,需要不懈的坚持和努力,需要敢为人先的勇气,也需要舍得的气度和自我牺牲的精神。任何投机取巧和一蹴而就的想法,都是不切合实际的。”

  ——许群英



上周我们着重介绍了许群英先生对待工艺精益求精的执着、对待企业鼎新革故的态度和坚守传统企业文化的情怀,这一期精彩继续。
接上一篇:春风过处 万里林海绿洲(一)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盛森目前有四个品牌:绿洲,林海,OASIS和挑战之星。其中,绿洲属于工业级产品,林海则为民营级品牌,许董则将绿洲定位为“明星产品”,将林海定位为“流通产品”。OASIS是一款高档的出口产品, 与绿洲和林海相比,它的定位更高端一些,从原料、配方、工艺到价格都要高出一个层次。而挑战之星同绿洲在一个档次,比林海高一点,这个品牌主要是为了给更多新的代理商提供方便而创建的。


许董向我介绍,盛森的产品换代,除了按时间划分,也可以以砂轮片厚度为界定标准:3毫米厚的为一代,2.5毫米厚的为二代,2毫米厚的为三代。砂轮片越薄,越容易变形,越难以做到均匀和平衡,所以对工艺的要求就越严格。


所谓“不平衡”,就是在实际操作体验的时候会感觉到发飘、抖动和震手。过去,二代的产品一般会有15%至20%震手,现在三代产品尽管更薄,但是因为工艺的进步,平衡控制得好,随便安装在哪个角磨机上,基本100%都不震手,客户反映非常好。去年德国的一家公司测试了盛森的产品后,都感觉到很惊讶,因为性能上一点都不比他们的差,有的甚至比他们的还要好。


“而后,德国的几个大厂的专家专程来到我们这里,亲眼目睹了公司规模和现场管理,同样让他们感到震惊。他们告诉我,一直以为你们中国都是一些小作坊,没想到规模比我们还大了好多倍。此后,他们厂家之间都互相传颂,说中国的企业和产品确实了不起,发展之快难以想象。



纵观国内磨料模具行的发展现状,不夸张地讲,盛森的二代产品其实已经处于领先的位置了。然而,许群英却从未因此而稍作停歇,而是一直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研发、实验、测试、改进、提高等过程,以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将产品性能推向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度,带给客户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另一方面,盛森的产品虽然一直在更新换代,性能越来越改善,然而,十几年下来,价格却一直没有变化。我问许董,产品越做越好,它的耐用度提高了,使用寿命加长了,客户的需求数量不就会降低吗?比如他过去一个月要两万片,现在你的产品使用寿命提高了一倍,他只需要一万片就够了,而你的价格又不变,这难道不影响你的收益?


许董笑了,“当然会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厂家要做的,就是为客户不断创造价值,让客户省时、省力、省钱。只有坚持这种利他的思想,站在客户角度去考虑问题,才能与客户保持友好伙伴的关系,保持长期的合作,保持客户对我们的需求,这样,盛森才能长久地做下去。”


这不仅仅是生意经,许群英考虑的另外一个方面其意义更加深远:国内市场一直处于无序竞争状态,往往以价格战代替品质竞争,“要想与国际良性接轨,为全社会创造真正的价值,就要有一批企业首先站出来,以自我的局部牺牲换取市场整体质量的提升和改善,积极引导和带动行业的健康发展。”


昔有神农遍尝百草置个人生死而不顾,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胸怀国家,心系民族,造福社会,惠及万众,这既是古仁人之心的生动写照,也是当代企业家应当效法的襟怀和境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利他主义的同理心与社会担当意识,构成了许群英基本的人生信条。作为中华全国工商联五金机电商会磨料磨具委员会会长单位,他一直在行业内反复呼吁:强大一个国家,首先就要振兴民族工业,树立民族品牌。他反复强调,前一些年,国外的东西的确比中国的好,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目前中国制造业的优秀品牌与国外品牌相比,其品质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相差无几,许多产品完全可以替代进口产品了,而价格却相差悬殊。可是,我们许多国人,尤其是一些大的制造工厂还完全依赖进口,还笃信“外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圆”,这种增加生产成本的做法实际上就是一种人为的浪费行为,实在让人心疼,而且没有必要。从科学的思维方式和实事求是的态度考虑,现在已经到了改变采购理念的时候了。


本世纪初开始创业的许群英,亲眼目睹了中国五金行业的发展过程,对于民族产品,他有着与众不同的情感和个人见解。他入木三分地剖析国内五金行业,认为鱼目混珠的产品和市场是影响民族品牌发展的根本原因,“当前的状况是‘前有狼后有虎,中间一群小老鼠。’这些‘小老鼠’,就是缺乏管理、没有质量保证的小作坊、夫妻老婆店,他们以偷漏国税、破坏环保为代价,用少量的员工、简陋的设备和粗劣的原材料生产低成本和劣质的产品,又以这样的产品同优质品牌打价格战,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竞争状态,搅乱了市场和价格体系,破坏了有序的生产规律,也在无形中增加了名牌企业的信任负担。”“归根结底,需要通过国家政策和政府手段,清理假冒伪劣产品,整肃不良企业,净化市场环境,保护那些有生产规模、有管理水平、积极为国家创造税收、为社会做贡献的企业,引领民族工业走向正常,健康的发展之路,这样,中国的民族品牌才能真正走出国门,步入与世界品牌一争高下的良性竞争轨道。”



此刻,我想起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的一段话:“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要深度挖掘优秀企业家精神特质和典型案例,弘扬企业家精神,发挥企业家示范作用,造就优秀企业家队伍。


“企业家”这一概念,最初由法国经济学家理查德•坎蒂隆在1800年首次提出,而“企业家精神”则被其定义为企业家组织建立和经营管理企业的综合才能的表述方式,它是一种重要而无形的生产要素,是企业家特殊技能的集合。最终体现这种精神的,不是产品和市场,而是通过其影响力和感召力而形成的思维方式、行为模式和能力与魅力的集中体现。


比如,索尼公司创始人盛田昭夫和井深大,他们最伟大的产品不是收录机,也不是栅条彩色显像管,而是一种探索和创新的精神;比如,沃尔特•迪斯尼展现给大家的,不是《木偶奇遇记》,不是《白雪公主》,不是《米老鼠和唐老鸭》,甚至不是迪斯尼乐园,而是带给大众的娱乐精神和快乐感受;比如,萨姆•沃尔顿最杰出的创造不是“持之以恒的天天平价”,而是能够以最出色的方式把零售要领变成行动的组织;比如,马云最重要的成就不是阿里巴巴,而是对十几亿甚至几十亿人生活方式和采购行为的巨大改变;再比如,许群英和盛森能够让人记住的,不是越来越锋利的砂轮片,而是心系天下、忧国忧民、敢为人先的文化修为和民族情怀。


拥有了这样的情怀,就会拥有一颗坦诚、平和、友善的心;就会始终散发一种气场,一种吸引力和感染力;就会以开放的胸膛面对世界,容天下难容之事;就会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要选择什么,要珍惜什么,要舍弃什么;就会在茫茫人海和滚滚红尘中找到自己,让自己的潜能得到最大释放,成功地演绎最完美的自我。

后 记


说到下一步的打算,爱琢磨的许群英告诉我,在产品方面,要不断优化、升级配方和制造工艺,“这个工作绝对不能停下来,必须一直不停地钻研下去,因为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就拿这个小切片来说,以前能切三、五十刀就觉得很不错了,现在能切到二百五十刀,以后呢?我们还要在这个锋利度上继续提升,将2.6秒提升到2.4秒、2.3秒、2.2秒甚至是2秒,这是个费劲儿的事情,是个既吃苦又吃亏的事情,但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因为这个事情,终究必须有人去做。”


必须有人去做,我就去做。茫茫人海,舍我其谁!苟利民族,苟利千秋,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便是盛森的精神,这便是许群英的襟怀,这便是企业家精神的现实写照。微斯人,吾谁与归?


(本文刊登于《精品五金》第72期)


相关阅读


  市场上卖得最好的产品不是薄利多销,而是厚利多销?

  李军:推动中国标准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