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行走吴中:与东极岛比美,三山岛完胜

太湖旅游2018-09-08 14:30:21

因北山、行山、小姑山三峰相连而得名。明代始称小蓬莱,后又有笔架山、金龟山、蓬莱诸名。不过,倒也是这些曾用名,让人多多少少觉得,这座仅有2.8平方公里的小岛,不简单。


有趣的是,三山岛和时下正红的舟山东极岛,在很多人眼中,还共有一个动听的名字——仙岛。


只是,无论那舟山东极岛再怎么红,和三山岛这位“湖仙”姐姐一比,多少还是有些露怯——话说,三山岛的仙人,是比妈祖还年长千岁的“皇姑圣母”,而东极岛的仙人“财伯公”,在这个家族里,实在是太小的晚辈。


三山岛完胜东极岛的,还有最美的小岛之路。悠悠太湖水的滋养,让三山人有了旧石器时代的史前文明之路,有了传奇太湖石板铺就的多孔回音之路,有了墨驼鸭、三山鸡最爱的山林野趣之路……据说,走在这些小路上的,还有那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的西施后裔们。


环岛路是小岛最美的围腰

去三山岛那一天,细雨蒙蒙。伴随着太湖上升腾的雾气,我们从东山长圻码头登上游艇,10分钟后,如诗如画的三山岛近在眼前。


登陆小岛,踏上环岛路,左植芙蓉千枝,右有柳树万条,湖中绿荷百亩,接天莲碧,犹如为小岛系上的最美围腰。娘娘庙、湿地廊、姐妹桥、水葬台、文物馆、影视基地……众多景点被这条环岛路串联在一起。


通往太湖湿地的木栈道边,水八仙争相绽放。野生的鸡头米、荸荠、茭白、慈姑、水芹,与荷塘相映成趣。


不远处行山脚下,成片的枣林、橘林挂满硕果,红红黄黄,与翠绿的树林交织一起,色彩绚烂,很是诱人。


枣树下大腹便便的墨驼鸭一摇一摆地踱着步,无视矫健的三山鸡在边上欢快地啄蚯蚓,更忽略了偶尔经过的人类,大胆而淡定。


环岛路中段与板壁峰之道形成丁字形,其丁字形路口有两座小桥,偎依相连,称姐妹桥。右桥为姐,名“梅先”;左桥如妹,曰“石奇”,双桥之名点出三山岛是赏梅,观石的佳处。


低头捡起路边的太湖石,被陪同转岛的“老法师”潘荣如告知,此石可能已有“万岁万岁万万岁”高龄,顿感如获至宝,收了它。


环岛路向西蜿蜒,与湖中西端蠡墅山相接。这是一座面积仅一千多平方米的弹丸小岛,却因着有越国大夫携美女西施隐居于此,而引得众人前来一探究竟。


时而擦肩而过的本岛女子,大多戴着草帽,素颜质朴,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容姣好。不禁心中暗想,传说中三山女子是西施的后裔,还真不是随便讲讲的。


再向西,是北宋文豪秦少游后代所建的秦家祠堂,其中有正厅三间,客厅数间,砖雕门楼,石雕花台。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三山文物馆”,陈列着三山岛出土文物,古人类旧石器和哺乳动物化石。


手脚并用攀上板壁峰与历史对话

环岛路与娘娘庙的交叉口,有一条通往行山板壁峰的山间小路,仅需30分钟,便可登顶行山。这是三山岛上最美的山路。


走过香火鼎盛的娘娘庙,作为伪信徒,礼节性地拜了一下,祈求娘娘莫怪罪,便匆匆沿山路向上进发。路边祈福的红色布条,挂满树枝,划在脸上一点不痛,只觉得是沾了仙气。


橘子树、香樟树、西峯树、椿树、朴树……边爬山,潘老边兴致盎然地讲述着山间植被的名字,犹如说起自家孩子般了如指掌。“那粉红色的、漫山遍野的是彼岸花,这花很苦,也叫苦草花,先开花,后长叶;快看这里有一颗何首乌,煮水喝,可以乌发生津,延年益寿;那树叶上攀着的是可以镇静安神的夜交藤,也是很好的中药材,我们岛上人家,经常采了回去泡茶……”


偶然间低头看脚下的石阶路,竟发现石级上镌刻着一行行颇有功夫的小楷。于是,忙拉住潘老问个究竟。他笑言:这不稀奇,石板都是岛民捐来的,所以石头上刻如此俊秀的字,也不奇怪。三山岛是联通杭嘉湖、苏锡常的水路中心。岛民以前经商的多,特别重视教育,几乎人人能写一手好字。


说着已爬至半山腰,一块巨石突兀于峭壁顶端,酷似古埃及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步入巨石一侧的石阶,便到了一线天,虽然自觉我这百斤体重还不算胖,但也只能侧着身子才能容下,近乎90度的坡度,陡峭异常。需手脚并用,再借助石壁上的拉环,一鼓作气攀爬而上。


蝴蝶想成仙一般,一路翩翩飞舞,陪着我们慢慢地向上攀登,又见石壁上“云梯”二字。再向上,还有石门,乃由巨石横卧石壁上而构成的山洞,“天门”终于到了。穿过天门,便豁然开朗,视野宽敞。环顾远方的太湖,俯视近处的山林,很有身处仙境之感。


向西下山,有一个巨大的石峰笔直地立在山谷之中,峰冠奇特,犹如五个手指并列,直直地升向天际。这就是三山岛上最著名的板壁峰,石壁上来自远古的小虫和鱼儿化石,在这里已经卖萌了千万年。


板壁峰南,宋朝岛民开采的花石纲里,全是剔透玲珑的太湖石,步入其中,犹如身在迷宫。花石纲边上是一颗百年树龄的椿树。潘老触景生情,怀起旧来:“以前我们岛上人最爱用椿树做磨头,用来磨米、磨面,叫切牵砻,壳叫砻糠。”如今,人们老早不用磨了。带着椿树清香的米面,也已是老潘儿时的回忆。


不远处,犹如天外来物的四世同堂石,以千斤之躯厚重稳健的立在山间。赤、碧、白、黑四色,汇聚了来自四亿年前的石英砂岩,两亿年前的石灰岩,八千万年前火山熔岩和四千万年前的方解石。一块大石跨越亿年,活脱是一座讲述三山岛石文化的博物馆。


这条名叫宁静的山路人迹罕至

如果说通往板壁峰的路是小岛最美的山路,那么沿三山岛北峰山东村百阶级而上,到桥头古村的这条石阶路,则是如今,三山岛最宁静的一条人迹罕至之路。


上世纪末以前,没有环岛路开通时,山东村的10几户人家,每天都要翻越这座北峰山,走过百阶级到岛的中心去上学、上班和购买生活用品。潘荣如的家,就住在这里。潘家祖宅——师俭堂旁的竹林路,可以直上百阶级。


而自从1999年环岛路开通后,这条翻山的石阶路,就被弃用了,如今已是人迹罕至,杂草覆盖。幸好有潘老带路,他说:就是闭上眼睛,摸着上下山,自己都没问题,在这里毕竟走过50几年了。只有最近这十来年,才不怎么有人走这里。


沿着竹林路上山,5米左右,便能看到岛上留存最完整的明清建筑师俭堂,这里是潘荣如的祖宅。据他介绍,父亲是潘家的老四,潘家过去是大户人家,他几次想找回家谱,却未能如愿。建于清代嘉庆年间的师俭堂,有700平方米,北路有花厅、附房,南路有门屋、祖屋、圆堂、楼厅,前后各有小花园。如今这里因年久失修,早已空置了。唯有春天燕子在老宅里坐窝,还有些生气。岛上像这样的明清老宅子还有33所之多。


继续向山上走,石阶两旁长满了竹子和大树。潘老说,这里是他儿时的乐园,不仅时常能抓住松鼠、刺猬,春天里还有许多许多的竹笋,挖笋是最快乐的事情。


行至半山腰,一排红顶木屋,掩映在林子里,这是上世纪90年代初建造的度假屋,可是因为当时小岛游生意惨淡,慢慢地也就被废弃了。寻了一间离山路最近的木屋,冒着细雨,一路泥泞地趟过去,探个究竟。可没想到,木屋的木头墙壁已经几乎烂掉了,破败不堪的门和地板到处是洞,似乎一个手指头,就能把门戳倒。这倒便宜了岛上的老鼠和野猫,它们将这里当作乐园,当作战场。


告别有些阴森恐怖的小木屋,继续向上,不远处四只骡子在林间休息。询问牲口的女主人,她说,山上正在修一座小水库,因为没有车能开上山,只能靠骡子来拉。岛上半山的房子,大多是靠骡子驮砂石,才建起来的。


潘老也忙补充说:是啊,这骡子很聪明的,它们每天上山四次、下山四次,心里明镜似的数着,倔得很,你让它多拉一次,它都死也不肯走。


十几分钟,不算高的北山就到了顶,这里可以俯视小岛的中心——桥头村。村里一家挨着一家的农家乐,有上百家之多,看起来气势还是蛮壮观的。


老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真是不假。眼前半人高的杂草,已将老的山路覆盖得严严实实。只能紧跟着潘老,走他踩出的无路之路,深一脚浅一脚,三步一滑,手脚并用,遍地野草野花滑得脚生疼。此时目光已经无暇顾及风景,但耳朵却很享受那份寂静,风声和着雨声,还有耳畔的鸟叫虫鸣,是那么的和谐。又是十来分钟,连滚带爬的下了山。


走这条寂静之路,真有些探险的意味。如果是夜里去小木屋看看,应该是件很刺激的事情。


内容转载[家在吴中]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