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王海燕 || 幽兰馨香

三线人家2020-02-15 11:54:29

几年前,偶得一株兰草,随手将它植入了楼顶带有裂纹的瓦钵里,任其在楼顶风吹日晒,经霜沐雪,并不觉多么的珍贵,只是偶而浇点水,便置之不理,大有使其自生自灭之态。不曾想,这兰草的生命力却是极强的,几番春秋冬夏,不停的抽芽,含苞、花开,长得却是越发茂盛起来,如今几乎占满了整个瓦钵。

今年贵州的冬天,有十多天特别的冷,最低温度达到了零下五、六度,这种低温在贵州是极少有的。在那冻雨纷纷扬扬,雪花飘飘洒洒的日子里,寒冷让我早已忘记了楼顶的兰草。整个冬天,我几乎没有关心过这钵兰草的死活,直到过完春节,小草返青,柳枝抽芽,天气一天天的暖和起来,这才想起我放在楼顶的兰草不知怎样了?于是便到楼顶去看看,谁知第一眼瞧过去,瓦钵里的兰草竟是翠绿依旧,细长的叶子正随风婀娜起舞,走到近前,密密的绿叶之中,已有几朵娇嫩的小花展翅欲飞,且发出阵阵淡雅的清香,似在迎接这春天的到来。那兰草的根部,还有许多个碧绿晶莹的花蕾正欲含苞待放。我甚是惊喜,没想到在这极为严寒的天气里,这钵兰草不仅没被冻死,反而愈发的生机盎然,萌生了比往年更多的花蕾。

这时方才明白,兰草虽是草本植物,不像松、竹、梅般高大、挺拔,却也能够傲霜斗雪,坚韧不屈,在酷寒中孕育着生机,悄悄地吐露芬芳,带来春的讯息,却不与百花熙熙攘攘地争奇斗艳,恰似梅花“笑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品格。难怪很多画家喜欢取兰作画,赋于寓意,历代诗词文人也喜欢将她作为吟颂对象加以赞美。

春光中的兰花虽不艳丽,却自带一种含蓄之美。这使我想起小时候与伙伴们爬山,常常能在针叶松的树根旁看到兰草,针叶松的根部铺满了厚厚的枯黄的松针,兰草便从这枯黄里伸出纤纤绿叶,与高高的针叶松上油绿的松针相互映衬,别有一番意境。兰花含苞吐蕊时节,从根部抽出嫩白的杆,杆的顶端是柔嫩的花瓣。粉白的兰花,花瓣玉一般透明,且薄如蝉翼,就像一位仙子,在松涛的伴奏下,临风起舞;绿色的兰花,花瓣翡翠一样晶莹,且玲珑精致,迎风飞扬,散发出淡雅而泌人的香气,正所谓“兰在幽林亦自芳”。兰花生于幽谷疏石败叶之中,根根盘错,绿叶长青,不与桃李争芳,不因霜雪变色,幽香清远,发乎自然,无矫揉造作之态,无趋势求媚之容,朴实无华,雅而不俗,默默奉献。因此才被喻为“谦谦君子”,列为“花中四君子”之中。

“春到兰芽分外长,不随红叶自低昂,梅花谢后知谁继,付与幽花接续香。”因这棵无意中种下的兰花,在历经极度严寒后依然葳蕤繁茂,婷婷玉立,在娴静平淡中带来缕缕馨香,报送着春天的来临,使我对春兰有了更深的理解,由此也更加喜爱她们了。

 

作者简介:



王海燕,第七砂轮厂子弟,伴随着七砂的成长而长大,1988年参加工作,工作之初被分配在生产一线的冶炼炉上操作电流,后调入厂总工办的情报资料室从事翻译工作,翻译了部分磨料磨具的相关资料,现就职于厂公司办。在近五十年的时光里,见证了七砂各个历史阶段的风雨历程。



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关注三线人家,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32346518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