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薄玉如冰花似锦!!

上海收藏艺术2020-06-28 13:17:51


薄胎玉器玲珑剔透、游丝蔓延的纹饰,极具观赏性。薄胎玉器的工艺不由得让人内心生发敬畏之心,它的明澈可以净化心神,它的吹弹可破令人不敢亵玩。





薄胎作品轻巧、秀丽,薄如蝉翼、轻若鸿毛、亮似琉璃,让人爱不释手,有“西昆玉工巧无比,水磨磨玉薄如纸”之说,乾隆皇帝更是赞曰:“薄遏片刻铢,轻于举鸿毛,在手疑无物,定睛知有形。”描绘的是薄胎玉器的精美和轻巧。据说,乾隆皇帝非常喜欢薄胎玉器,但因为其成功率低,所以每成功一件,乾隆皇帝就作诗一首。





我国的薄胎玉器早在唐代就已出现,突出表现在薄胎玉器的制作上。宋代盛行仿古玉器,而薄胎玉器却少见记载。元代的薄胎玉器也很罕见,明代的薄胎器皿有元朝遗风。


乾隆 花口碗



清 青玉桃形碗



清 S形双柄碗



鄂图曼帝国 耳形双柄碗



清 玉盂


历史上,薄胎玉器的发展经历了两次中断。相传成吉思汗西征时,将西域的薄胎玉器和工匠带回来,一度十分盛行。但这代工匠没有再培养新人,他们去世后,这项技艺就断了。直到清代,乾隆皇帝偏爱这种风格的玉器,专门成立了薄胎西番作。薄胎玉器的制作工艺复杂,耗时耗工,乾隆去世不久,这种工艺再次失传。直到上世纪30年代,北派宗师潘秉衡致力于研究恢复这项工艺。



薄胎工艺学术上称为“痕都斯坦工艺”。痕都斯坦位于印度北部,包括克什米尔和巴勒斯坦西部,其玉材多为南疆和阗玉、叶尔羌角闪石玉。这些玉器很有地方文化特色,有的在器壁上镶嵌金、银细丝及红、绿、黄、蓝等各种宝石或玻璃,装饰花纹多为植物花叶,以茛苕、西番莲和铁线莲为主。除了这些装饰手法,还采用消磨技术,胎体透薄。




薄胎玉器薄如蝉翼,薄如纱窗。此外,它还重在精细秀美、典雅高贵。薄胎技艺是玉器行中最高深的工艺,要达到“在手疑无物,定睛知有形”的境界很难,要求琢玉者“艺高人胆大”,即使肉眼看不见,全凭感觉亦能操作。


一、选择细腻坚韧的材料



“人有五德,玉分五色”。玉,无论颜色分白、青、黄、碧、墨;无论山料、籽料;无论块型大小,都可以作为制作薄胎玉器的材料。由于这类作品制作非常精细、且胎壁薄如蝉翼,所以选材要无绺无裂,纯净细腻,紧密坚韧



产自昆仑山脉的玉石,最宜制作薄胎玉器作品。昆仑山玉石,属角闪石族矿石---透闪石,呈纤维结构,具有细腻、坚韧的特性,能够做细、做薄。昆仑山脉绵延数千公里,矿点分别位于和田、于田、且木、格尔木……等地,其中和田玉、格尔木玉最佳。



制作薄胎玉器的选材有别于其他品种的玉器作品,不一定越洁白的玉石越好,只要玉质细腻纯净、无裂无绺就可以,实践中发现,白玉做薄后,产品往往失温润、显苍白,而青白玉制作成薄胎玉器,尽展素雅色泽、高雅气质之美。




二、构思巧妙的设计



“玉不琢,不成器”,玉器的设计与制作用”琢磨”二字来概况最为恰当。”琢磨”不仅仅是体现雕刻的过程,同时也是创作、思考的过程。一块去皮、去浆的顽石,如要成为一件理想的艺术作品,就必须先有一个精妙的构思,从而将最好的意韵、最美的纹饰、最俏的姿态自然地赋予玉料之中,把亮泽、典雅、优美的形体从顽石中解脱出来,就需要精心的构思,这就是常说的”审玉”、”相玉”。



“薄胎玉器”追求一种简单而富含淳厚内涵的气质,外形不必奇异、乖张,简约、稳重就行。有着浓厚色泽的玉料,经过制作,盖、耳、足、体,一色通透,从内壁可看见外壁浮雕的花纹,透出优雅的高贵气质。薄胎器上花纹的设计也是一个重要方面,通常以柔美的花草、规整的边饰为主;层次较多的图案不用为宜,因为这类图案需要强调立体感,雕刻中自然会造成厚薄不均,使胎体出现颜色的差异,影响作品整体的艺术表现力。




三、精益求精的制作


经过精心设计,具体制作过程是白描画变雕塑,平面变立体,顽石变美玉的过程,是最有趣、最具挑战的过程。”薄胎玉器”的制作需要深厚的基本功,无论是出胚、整形、雕花、掏膛每一个环节都要求细致、谨慎,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会造成无可挽回的结果。



薄胎的雕刻比制作其他玉器的要求还要高,技术性强,难度大,制作者必须具备娴熟的操作技术,严格的执行工艺流程。出胚、整形过程,需要工整对称,丝毫的偏差就事倍功半;炉、瓶、壶,盖子的制作非常重要,既要整体协调,也要严丝合缝,是器皿制作的基本功;而成对、成套的作品,则需要同时制作,盖子要可以互换,这是一种更高水准的技艺。



雕花是制作中最出彩的地方,薄胎玉器的花纹精美、繁复,需要琢玉者细致入微的工作,雕琢中线条流畅,底板平整是基本功,更要通过各种技法,做出纹饰飘逸的精神来才是真正精品。掏膛,是薄胎玉器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环节。



其实薄胎并不是越薄越好,薄得没有了玉的质感就过了。只有达到胎壁厚薄一致,胎体不留死角,厚薄度与雕花的特征相协调,才称得上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薄胎玉器作品。



四、细致入微的打磨



玉器制作最后的过程是打磨、抛光,通过打磨把在玉器制作过程中留下的痕迹清除,使之表面光滑亮泽。打磨用的油石材料有粗有细,操作中遵循先粗后细的原则反复打磨至成品,上光是最后作业。



“薄胎玉器”轻、薄、飘的特性,且花纹繁复、柔美,打磨风险大,技术要求高,稍有差错,胎体容易打穿,花纹容易打模糊,所以需要更加的细致工作。薄胎玉器不抛光,以打磨为主,通过越来越细的油石,反复打磨出玉石本身的光泽。因此,薄胎玉器的打磨亦需要高超的技艺。



薄胎技艺是玉器行中最高深的工艺,要达到“在手疑无物,定睛知有形”的境界很难,要求琢玉者“艺高人胆大”,即使肉眼看不见,全凭感觉亦能操作。近年来,玉料的价格昂贵,为薄胎玉器制作更增加了难度,那种如履薄冰般的琢玉过程充满了悬念、激情与刺激。




薄胎技艺是中国艺术的一朵奇葩,是玉雕中很高深的工艺,多以规矩器皿的形式出现,但也有极少的异形薄胎,称为不规则薄胎。“薄胎工艺”大胆突破了玉雕薄胎工艺惯用纹饰的束缚,把一个充满现场感的动态瞬间,施以现代艺术的设计理念,表现在凝固静止的玉器之上,传达出“动和静”、“金与石”的相衬之美,这在当代玉雕艺术设计理念上,是一个重要的跨越。

薄胎玉器在古代玉器器皿中有发现,诸如唐代玉莲瓣纹杯、明代花形杯,我丝毫不怀疑其时出现薄胎器皿的可能性,但其时的“薄”是否符合主流标准仍然值得打问号。现在学界的主流意见倾向于认为薄胎在清朝臻于成熟,这大致是没错的,因为有大量的实物可以作为证据。

  清代薄胎玉器的“薄”可以作为主流意见“薄”的标准了。我们对台北故宫和北京故宫两地的薄胎玉器胎壁的测量数据显示,厚度基本在1.5mm偏高的范围, 1.0mm属于凤毛麟角。这就说明,在清朝(尤其是乾隆时期)薄胎玉器的鼎盛阶段,“薄”的最高标准应该在1.0mm——1.5mm之间比较公允。

  当代的情况则有所变化。因为技艺和工具的发展,当代薄胎玉器只可能更薄,以技术最为优秀的苏州进行数据统计发现,厚度一般都会低于1.0mm,最薄仅0.5mm。那么,当代薄胎玉器的“薄”的标准很显然就在0.5mm——1.0mm之间。


谢谢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