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割谷

李元外文艺评论2019-03-05 17:25:39

割  谷 

李志来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


这是白居易的名作《观刈麦》之句,说的是那个时代割麦和拾麦者,夏收时节辛勤劳作的情景。割稻谷和刈麦是同属一类的劳动,只不过是季节不同,粮食品种有异,刈麦在夏天,割稻谷是在秋天。

现在说起割稻谷这事,城里的人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也不知道稻谷该怎么割了。现在普遍采用联合收割机割稻谷,装卸也是机械,人工只做一些辅助性的劳动,几乎不要付出多大的体力了。


其实,割谷是一件令人痛苦和体力繁重的劳动,劳动者一般都是挥汗如雨。割稻谷前,要做的准备工作有:磨镰刀,打要子。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用来形容“割稻谷”也是恰当的。割稻谷前,必须把镰刀磨得很锋利,一个劳动力一天要割完一千来个平方米地的稻谷,镰刀不锋利是达不到这么好的劳动效果的。即使锋利,一个人在一天的劳动时间里,至少要用钝两把锋利的镰刀。磨镰刀也要在劳动前的空闲时间里完成,这也就成了起早贪黑的事。磨镰刀,使用的天然石头,农户家里损坏了的旧磨盘、旧碓臼,都会被农民变废为宝——用来作磨刀石。天然石头,砂砾较细,不会损伤刀口。磨刀要用双手使劲地把镰刀压在石头上,来回地在石头上摩擦。磨砺起来费时也费力。后来多采用人工制作的油石。“打要子”,一般都是在晚上进行的,农活还闲时,收工后,吃过晚饭,在屋前,或者树下,打散两捆稻草,要是稻草有些干燥,就得从屋里的水缸里舀来一瓢水,喷在上面,让稻草稍微湿润一点,增加一些韧性。打成的要子像弹簧那样,一圈一圈的。直径在十五公分左右,要子的长度,也有讲究:“要子九转半,挑死老大汉。”

农人割稻谷的姿式很美,特别是女人。一弯腰,一伸手,一抬头,都是那样的有节有奏。难怪那些舞蹈家,根据农人的劳动姿态,创作出优美的劳动舞蹈。割稻谷的农人摆开的是马步架式,有时,也会变换成前弓后箭的架式。他们利用右手握住的镰刀伸进稻谷林里,把成片的稻谷分出一小片来,左手立即跟上去,把那分出来的一小片稻谷挽进掌股之中。右手的镰刀,毫不迟疑地、带着旋转地一使劲,那一小片稻谷就被稳稳地拦腰割断。再看,握着稻谷的农人,腰肢向后一扭,右手里的镰刀立刻勾住左手那一小捆稻谷的秸杆,再一手向左,一手向右,轻轻地一抖,这一小捆稻谷就均匀地铺散在劳动者身后的稻谷茬上。这稻谷铺在稻田里,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大地,像一块金色的毯子。这种收割方式,称之谓“放懒铺”。稻谷割倒后,要放在地里“露晒”一两天。露晒两天的稻谷,秸杆和稻谷都晒干了。收回来后,方可码垛存放。等到收割完毕,再慢慢地打场。打下的稻谷,也不要怎么晾晒。

农民收割稻谷,与其说是收获果实,倒不如说是收获汗水。一年,他们付出的是多少,现在给以他们回报的又有多少呢?这些,恐怕只有镰刀的心里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