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阿呆:小米粒,大写意 | 米粒的凡俗

米粒的凡俗2020-08-27 13:29:51

声明:本人跟阿呆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可她凭什么这么毁我?拿到这篇稿子许久都想不明白。

若非要扒拉个原因,倒也似乎能附会几条:

1、世仇积累。阿呆对解放前俺村刘磨头洗劫她村之事一直耿耿于怀。由是,阿呆对我们的乡俗也颇有褒贬,笃定我乡之人皆有斗狠之基因。(坚持将刘磨头写成刘魔头是为证据之一)

2、情仇臆想。以阿呆非凡的想象力,我同学(也就是她老公)不肯说出对我当年的印象,这很可疑。不过我要说,俺当年确实是柴火棍、灰姑娘一枚,并不是男生偷瞄的对象,你肯信吗?当然现在也是如此,晚上好好睡觉,就不要太伤脑筋了。(看阿呆老是失眠,我都替她愁得慌

3、撩拨欲爆发。阿呆的调侃创作(撩拨)能力一直是圈里公认的一等一。被她撩到就呵呵吧。



小米粒,大写意

阿呆 | 作者


(一)关于米粒

这个暑天过得乱糟糟,那天,钻个空子去和朋友们吃个饭,席间,居然有三个人问我米粒是谁。这三位可都是本地的网络大咖,能同时惊动他们的,不是台风,也是海啸。


那么,这个米粒到底是何许人呢?


会是这个样子吗?


米粒就是米粒呗。是我的高中同学,又是我老公的初中同学。剪不断理还乱,都没见过这么蹚浑水的。


老公眼中的米粒,是十二三岁时候的模样,具体什么样,他不肯多说。我因此深度怀疑米粒就是他当年的梦中情人。不过还是算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段陈年官司懒得再扯。

米粒走进我的视野,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姑娘。说是姑娘,其实也不大像,她穿一件军绿色的上衣,扣子系得一丝不苟,还梳着有板有眼的小分头,要不是那柔声柔气的说话腔调,你就会以为她是个小男生。


那时候的米粒一点儿都不爱笑,也不怎么说话。要说我们班上,拽一点的女生很有几个,可是,就只有米粒拽得最有底气。为啥?就因为她是环水村里出来的。


难道是这样子?


环水村在哪儿?环水村就在我们任县大陆泽的中心区,它既不是乡镇所在地,又没在交通发达地带。环水村在任县叫得响,不是凭的农业和工商业,它出名儿,靠的是一位叫作刘魔头的老先人。


任县人都知道,环水村一不缺水,二不缺能人。


环水村的人,无论男女,都是好水性,到米粒这辈儿,大陆泽已经基本干涸,所以,米粒他们都成了旱鸭子。


环水村出产能人,凡是环水村走出去的人,要么当大官儿,要么当行业状元,反正没有出来白混的。


就说这个米粒吧,来邢台网没多久,就像信号弹一样,嗖的一声,照亮一大片,若不是环水村出来的,绝对没有这个气场。


莫非是这风格?


当地的老师都知道,环水村的孩子最聪明。环水村是我们县尖子生的批发集散地,好多大乡镇加一起,也不及他们一个村儿考上的学生多。


据俺老公说,他们那个乡中好像专门是为环水村开办的。每到放学的时候,别村的孩子三三两两不成个气候,通往环水村的路上,却是黑压压挤满了队伍。环水村的孩子不但学习上争气,还喜欢抱团儿,他们把车铃铛按得叮当响,一路带风,说说笑笑,让别村的孩子自觉矮三分。


说到这里,你知道十六岁的米粒为什么拽了吧?


(二)关于米粒的偶像


高中毕业后,我与米粒各奔东西,一直到几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才又重新勾搭上。


米粒当时在一个很大的文学网站当版主,想让我去跟着她混。我呢,倒是有心投奔她的,可到了那儿一看,好嘛,乌压压一片都是鹤,我这只蓬头鸡,连投名状都没敢递,掉头又跑回来了。算是辜负了米粒的一片心意。


米粒虽然才高八斗气韵不俗,但毕竟是个小女子,她也有她的心中偶像,梦中情人。这个令米粒魂牵梦萦的,正是余秋雨。

中年女文青?


毫无疑问的,余秋雨是中国当代文坛上最当红的小生,是文青们心中最优质的偶像,最要命的是,他还有着相当出众的外形,属于那种典型的高富帅。这么多的优点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于是,米粒中毒了。米粒中毒很深,她的文字风格,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余体”,我们笑称为“中了余毒”。


有一段时间,论坛上随处可见谩骂余秋雨的文章,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同行的嫉妒。想想看,同样是靠笔吃饭的,别人日辛夜苦,一年赚不饱肚皮,你余秋雨随便写点什么,就字字黄金,这怎么行?要么是,别人搞签售的时候得花钱雇人去捧场,你余秋雨一出场,女粉丝呼啦啦围个里三层外三层,叫别人情何以堪?


只此两点,余秋雨就甭想安生。更何况,他还娶了东方第一美人马兰当老婆。从此以后,马兰有多少粉丝,余秋雨就有多少死对头。


话又说回来,余秋雨虽然受了点委屈,有这千千万万的女粉丝宠着他护着他,也不算太亏了。尤其是像米粒这样的,隔三岔五写篇小文调戏调戏他,他不但不亏,还赚大发了。


所以呀,米粒,你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三)关于米粒的口头禅


是的,我又要跑题儿了。歌颂一向不是我的主业,揭短才是我的长项。


话说米粒有一句口头禅,别人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的回答通常只有固定的三个字——“咋~~~儿~~~啦?”


比如说:

——“米粒儿,吃饭了吗?”

——“吃了。咋儿啦?”

——“米粒儿,散步去呀?”

——“散步去。咋儿啦?”

——“米粒儿,最近好吗?”

——“好哇。咋儿啦?”

…………




冷漠多疑型?


如此种种,无论你如何问法,米粒都能够以不变应万变,用一句“咋儿啦”来把你打发掉。

这句口头禅不是米粒的独创,乃是环水村的标志性方言。据说是从老先人刘磨头那儿秉承过来的。


想当年刘磨头四处抢劫,树敌甚多,所以出门的时候总是担心有政府的哨子。别人随便的一声招呼,刘磨头也疑神疑鬼,往往是回答完了,还要追问一句“咋儿啦”。这其实是刘磨头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意思可以阐发为“你打听我吃饭的事儿,到底有何企图?”


这个只有三个字的反问句,到了后人嘴里,就变成了一种自负的口气,兼有一种挑衅的意味。总之,这句口头禅,为环水村人平添了不少霸气。


(四)关于米粒的口头禅的传说


我还知道关于这个口头禅的一个故事。


说起这个故事,我们县的人个个都烂熟于胸,只不过,大家都尽量不当着环水村人的面儿提起。我现在把这个故事抖搂出来,并不是说我跟环水村结过什么梁子,即便是当年刘磨头洗劫过我们村,他也从不会动我们家一分一毫。要知道,我们家可是三代贫农,我祖奶奶用一根扫帚苗子,就能煮锅汤喝,他刘魔(磨)头想从我们家搜出一粒粮食,门儿都没有!


我今天翻旧案,纯粹是为了发掘民间故事,绝对不是给环水村栽赃,更不是存心给米粒抹黑。


话说有一天,一个环水村的人掉进了一眼土井里。话说那是一眼荒野里的枯井,掉到里头淹不死,也摔不死,可就是爬不出来。


是太妹型咯?


我前头交代过了,环水村的人都很有骨气,这个掉到井里的人也一样。要是换了别村儿的人,早就呼天抢地喊救命了,可是别忘了,现在这个掉进井里的人,是环水村的。只见他一不慌二不忙,蹲在井底吧嗒吧嗒抽烟袋。


多半天儿过去了,蹲在井底的这个环水村人,还是没能想出好的办法来。这时候天已经麻麻黑,荒野里一个人也没有,而且经过近一天的艰苦思考,这个坚强的环水村人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于是,他有点蹲守不下去了。


这时候,一个王村人赶着一群羊路过荒野,听到井里传来了环水村人难为情的呼救声。

“救命~~~”

 “兄弟,摔着了没有?”这个王村人趴到井口,关切地大声询问。

“没有。咋儿啦?”

“你咋掉进去的?”

“一不留神栽进去的。咋儿啦?”

“你是哪个村儿的?”

“环水村儿的。咋儿啦?”

 “不咋。你就在里边儿多歇儿会吧。”


王村人说完,赶着羊群回家了。这个环水村人蹲在井底,百思不得其解。


如今这年头,冒充名人来骗吃骗喝的非常多。如果你碰到一个自称米粒的人,你又搞不清真假,看我来支你一招。你不妨当场问她,“你是哪里人”。


如果对方老老实实回答,你就飞起一脚,踹走了事。如果对方眼睛一瞪,说,“俺是环水村的。咋儿啦?”劝你马上好吃好喝好招待,这回是真神来了,千万别错过献殷勤的机会。


(五)关于米粒的腰


想当年我的身材……唉!如今说来都是泪。


当年,我说的是高中时代的当年。女生们平时着装比较保守,但是到了夏天,晚饭之后,大家就会不约而同地换了裙子,三五一伙地去操场上散步,很是一景。


我呢,因为腰比较出众,所以经常被米粒等人围观。有一次,姐几个拿出一条花手绢,要给我当场验身。我接过来,绕腰一匝,然后又轻松地打了一个蝴蝶结。


米粒等人当场晕倒。


窈窕小蛮腰?


哪知风云变幻,我当年的蜂腰,也遭遇了通货膨胀,如今是,钱眼儿里也钻不下了。用李湘的话说,那就是:“水桶腰,我有!大象腿,我也有!”


那日和米粒一起吃饭,我看她那腰,依旧保持着少女般的纤细柔韧,不由人不感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唉,要说米粒比俺高,那是论才。可要是论腰,无论如何也是俺的粗!


(六)关于米粒这个人


前一段,米粒写了一篇《两本传奇书》,把我抬举的,那叫一个爽。果然是亲同学,够意思。

如果说,我是一本传奇书,那么,米粒是什么呢?米粒她,就是一本日思录。


初读传奇书,也许会有些小惊喜小跌宕,抑或会引发三五晚的失眠,那都不在话下。只不过,那就如同夏日里的冰粥冬日里的火锅,偶尔开开胃可以,多吃却扛不住。营养滴没有,上火拉肚子,却是少不了的。


而日思录呢?就如同煲了一夜的红豆薏米粥,你天天少不了,顿顿离不开。你把它吃上几个月、几年,再来看看你的气色。

真心希望是这样的


传奇书,只适合塞进旅行包,候车室翻一翻,或者放进洗手间,厕读解闷。而日思录,却需要摆放床头或几上,日日警醒敦促。


读传奇书,你尽可以一目十行,就那么歪着躺着,就着瓜子可乐。读日思录,你需要供上几枝花,再敬上一杯茶,然后屏息端坐,细细捧读。传奇书,读过笑过丢过,就好。日思录,却会让你读时齿颊噙香,读后内力渐长。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有心人,那就选择日思录吧。


现在,我要大声吆喝起来:朋友们,从今天起,咱们一起粉米粒吧!


其实是邋遢大妈型!吓哭了吧?

O(∩_∩)O哈哈~




亦庄亦谐,可雅可俗;原创平台,敬请期待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