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磨具磨料价格联盟

如果你能成功的磨好一把菜刀,去砍平世间的磨难吧

央美艺术品2020-06-28 12:32:49





昨天同事大晚上微信语音我,用有点哽咽的声音跟我说:“你做个磨刀人吧”。然后十秒以上的语音来了六连发,瞬间刷了我的屏幕,其实总结起来就几点:1.他们太可怜了。2.现代人太喜新厌旧了。3.楼下有个磨刀的,我看见都要哭了(声音感觉已经哭了)。4.你写一篇出来吧(这才是重点)


但实话实说,听完之后我并没有能够像同事一般感动,与理性感性无关,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我没有经历过的时期,没有办法感同身受。





对于这些走街串巷的磨刀工仅存的记忆

只剩下那句


磨剪子嘞~~~戗菜刀


在马路上车还不多的那些年

这句叫喊极有穿透力

往往隔着几条街就能听见

小时候总是在听见之后就赶紧趴在窗台上等

等的快没耐心了

才看见一个老头慢悠悠的扛着一个板凳过来





同事说:“你看啊,现在那些磨刀的人,都那么老了,衣服还都是破破旧旧的,多可怜。”


但其实,并不是磨刀的是老人,而是那些磨刀人都变老了,这些老人大多生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都是十几岁便开始了磨刀生涯,他们开始工作的大概就是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用八个字概括那时期:百废待兴,人民困苦。


那时候的人多是老实的、能吃苦的、有耐心的。所以如今有幸再能看见的磨刀匠都是那个时代一直做下来的,那个年代的人不流行转行,更不兴跳槽,有一份手艺就可以安分度日,在磨刀匠中甚少有人会主动转行的,但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少年变成老年,喊不动了,走不远了甚至活不长了。





那时候的人,一辈子只用一把菜刀


记得之前有一个朋友向我宣扬她减肥的态度,她说:“米饭这种东西,无论是盛了一碗还是半碗,都至少要剩下一半,要有即使只有一粒米也要能剩下半粒的毅力和决心”。


这种想法在今天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但是在那个米长毛了拿水重新洗洗吃了的年代是万万不会有的。说白了就是我们生活的条件决定了我们生活的方式。


今天的我们喜新厌旧,并且喜新厌旧的心安理得,从前的人们一辈子只用一把菜刀、一把剪刀,不是因为节俭,而是生活只能如此,所以磨刀匠被需要着。而如今呢?我们换一把菜刀的原因可能只因为:“我突然不喜欢把手上的图案”。





一辈子靠手艺过火的人们,突然不被需要了


磨菜刀,相比什么制陶、镶嵌、锔瓷来说太接地气了,有些自认有点学问的人说,这甚至不能算是手艺。那么我想问,对于手艺的定义和衡量到底是什么呢?难易程度?华丽程度?


在我眼中所有经过人手加工,而变得特别的都是手艺。


磨刀当然是一门手艺,而且并不简单,至少经过四道工序:戗刀、轮砂、细砂、油石,少了其中任一,这刀就算是磨失败了,你且等着,过不了三两天便会没了刃,变成一块废铁。




戗刀


所谓的戗,就是要把钝了的菜刀削薄,其实一般的菜刀分两种,材质软钢的菜刀需要戗,而硬钢便要磨,大概从前的菜刀用软钢的比较多。



轮砂


磨刀匠们一般凳子上会有一个手摇的砂轮,经过轮砂轮过的菜刀由于受力均匀表面会变得平整,并且更加锋利。



细砂


所谓的细沙就是那磨刀石来磨,就像砂纸有目数的差别一样,磨刀石也会有粗细之分,用哪块?这个就是有经验的老师傅要做的选择了。



油石


虽然叫的是油石,但很多老师傅都给油石泡的是水,给刀最后来开刃。




在很多人眼中,磨刀匠似乎生活在城市的底端,很可怜,但在我看来其实并非如此。


他们这一代的人,没有很强的物质欲望,他们不穿所谓的大牌,甚至不知道什么是Dior、Prada,他们没有被现代所谓的奢侈品和欲望绑架,更没有所谓的嘴上不在乎而心里在乎到死的虚荣心。




街上车水马龙

你说繁华也好,嘈杂也罢

却再也听不见那声吆喝


-End-




合作 & 转载请联系后台

投稿请发到:

yangmeiyishupin@163.com



△长按二维码可加关注


用有趣的方式看艺术,用有机的观点看生活,

艺术与生活是一体,

硬要把它们分开就没意思了。

来吧,来我们这里,找到一切。